這天即使比較早起(十點半),也比較早出門,
還是玩到凌晨兩點才回到家,
短短一天實在很難看盡台北的琳瑯滿目。

說好天氣好就騎機車出遊,
在台北市移動還是機車最方便不過,
而且我也想帶佐藤體驗在車陣裡穿梭、鑽動。
台北的空氣一直很糟,
正好佐藤對口罩很感興趣,
於是隨便找了家安全帽店一人買了一副口罩,
甚至還戴著拍了照片(難道日本人不用口罩嗎???)。

時間上剛好趕上忠烈祠的整點閱兵,
我們看見一動不動的憲兵真的很想亂開玩笑,
很多日本人來到忠烈祠,
還遇見同樣是台灣地陪帶日本朋友出遊的組合。
日本人來參觀抗日戰爭時的台灣亡魂,怎麼說的很弔詭。
不過大多數的重點應該都是閱兵吧!
我們也沒耗太久,看見憲兵開始動就很滿足了,
並沒有等他們慢吞吞走到盡頭交接。

接著往台北的中心移動,到總統府和"永遠的中正紀念堂",
都只是做簡單的拍照留念加散散步,
用日文解釋政治問題難上加難,
開啟一話題我馬上就後悔了。
不過趁著小綠人號誌不長不短的讀秒,
站在凱達格蘭大道的斑馬線上,大馬路的正中央,拍著總統府的這件事,
我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。

順著路線到就近的龍山寺和華西街,
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把前座交給了佐藤行駛這一段路,
不過他對"右側行駛"適應很快,很快我就完全不緊張了。

中午的華西街是空盪盪的,大概只有兩成營業,
兩家賣蛇湯的其中一家開著,
沒有人、所以沒有顧客、所以沒有殺蛇可看。
轉出華西街就是龍山寺,照例參訪了一圈,
我告訴佐藤這裡有通日文的人可以解籤,
問他是否帶了昨天在金山抽到的籤詩,
結果解籤者把昨天我不敢翻譯给他聽的內容大概說了一遍,
雖然不算好籤,但我們好像都沒有真的在意過。
給自己買了個當兵用的護身掛鍊,佐藤為自己買了學業御守,
我們就匆匆離開了龍山寺。

按:1.台灣御守很便宜耶!
2.龍山寺不管來幾次,都覺得它有種被悠久歷史洗刷褪色的味道,古樸且精巧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