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110905  

 

旅行最終站的計畫是在西馬東海岸找個海島待著,聽說那裏有幾個住宿費不貴且海水清澈的小島,為此我連「海島假期」這樣的名字都想好了。我對東岸海島有一種烏托邦式的想像,想像著那裏有取之不竭的愜意,寧靜的海、金色的太陽,以及同樣帶著烏托邦幻想而來的遊客。

 

不料馬來西亞的雨季才剛剛開始,東岸迎風面首當其衝,連巴士站的售票小姐都斬釘截鐵地說現在沒有人去東岸啦!我只好不甘願地先買了去怡保的車票。巴士駛出吉隆坡機場,迎接我的一片灰暗的天和雨後未乾的柏油路,沒過多久雨開始打在玻璃窗上,於是我開始想念伊斯法罕和整個伊朗的乾燥。

 

我在怡保住在一間名叫「上海酒店」的旅館,選擇住在這裡是除了因為它便宜,還有它那恍如電影《2046》的裝潢,並非刻意復古,而是真的舊了,我甚至好幾次聽到王菲在隔壁房裡轉著圈子說日文。

 

 

放下行李,在隔音奇差的浴室沖去長途移動的疲憊之後,我躺在雙人大床上看著天花板的吊扇轉啊轉。

 

馬來西亞悶熱氣候使回憶像濕氣一樣蔓延,三年前剛結束澳洲打工度假的時候,我借廉價航空順遊此地。那時我住在吉隆坡中國城裡的舊旅館,天氣像現在一樣濕熱,放在背包裡打算當伴手禮的巧克力餅乾全都融了。我到華文書店裡翻旅遊書,研究自己所在的位置和該去哪裡。那時候我幾乎天天迷路,迷路在小印度區、迷路在都市叢林,但我知道只要朝著雙子星塔的方向就一定能走到那裡。那時候我什麼都不懂,不懂問路、不懂殺價、不懂為什麼前來又為什麼離開,但現在回想起那時候的懵懂卻特別珍貴。那時候的我才剛開始旅行,根本沒想過去印度,更別說把旅行寫成一本書。或許,這裡才是一切的起點吧,轉呀轉地我又回到這裡。

 

想著想著,窗外的雨已經狂烈到無法不在意的程度,雷聲和閃電也來攪和。打開窗,我用相機捕捉一張雨中即景,那雨卻雪一樣烙印在螢幕上。

P1110875 

第一天就被雨困住,第二天也是,但雨並非無時無刻地下,烏雲醞釀的時間很短,降雨又急,一下子暢快宣洩。趁天氣放晴之際,我帶著傘出門亂走,幾天前剛重溫過李安導演的《色戒》,來怡保才知道片中王佳芝搭電車的場景就在老市街上,為了那條街和幾家旅館老闆推薦的茶餐廳,我很快就把怡保市區摸熟了。怡保像是沒有年輕人的台南,除了美食小吃,還有許多建立在真正生活所需的老鋪和雜貨店。

P1110869

 

P1110870

 

 

P1110922 

下雨的時候,我不是在旅館睡覺,就是坐在旅館老闆的車上。陳老闆是大馬的早期華僑,除了華語和馬來話,也說台語。他這幾年將旅館託管,過著半退休生活,偶而開著車載遊客繞繞。我們話題的交集通常是吃,尤其在我吃了好幾個星期的伊朗食物以後。我們從早餐吃到宵夜,從河粉、芽菜雞吃到沙嗲,無時無刻處在飽足狀態。那些熟悉的調味、蒸騰的夜市以及輕易入耳的語言使我清楚自己離家不遠了。

 P1110852

 

嚴格來說,我的絲路之行已經結束,馬來西亞只是附帶的假期,長出的尾巴,像飛機降落時必須調整艙壓一樣,我正在處在那樣的過渡階段。

 

在怡保待了兩天以後,我繼續北上,雖然東海岸的海島假期可能泡湯了,但西海岸還有檳城。幾乎和從吉隆坡到怡保同等的車程,我來到檳城的碼頭邊,很多人以為檳城指的是對岸的島,但她只是被檳威海峽劃開的,被稱為檳島的地方。

 

我沒有搭上渡船,而是跟著巴士經由檳威大橋抵達檳島,我最後的海島假期就在那座島嶼上。始於海島,終於海島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