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90525  

眼前的問題稱不上棘手,說穿了花錢就能了事,但那是最後的手段,畢竟這張單程機票花了我一萬六千元,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。

 

第二天航空公司的電話終於接通,全程都是阿默德以烏爾都語幫我溝通的。航空公司提供我兩個選項,一是打電話去杜拜總公司開通信用卡交易,我試過用網路電話撥過去,才在轉接與等待的過程中通話額度就用完了。選項二是親自到位於伊斯蘭馬巴德或卡拉奇的分公司去付現交易。我的飛機即是從卡拉奇起飛的,進退維谷,別無選擇了。

「阿默德,你知道從這裡去卡拉奇有多遠嗎?」我問。

「大概十個鐘頭吧。」他接著說:「我有一個表哥在卡拉奇,我想他可以幫助你。你必須今晚就走,快點把問題解決。」

阿默德說的對,越快解決越好,只是我萬萬沒有想到才來這裡不到兩天,就必須向大家告別了。

 

這天下午再一次的泳池派對卻成了我向大家告別的場合。停電的豪宅像個暖爐,連池水也是溫的。傭人照例準備了豐盛的晚餐,我卻吃到一半就必須離席了。阿默德載著我到巴士站,是我前晚才來過的地方。我坐上夜間巴士,向Kanjoo家族及拉辛亞罕告別。

 

「已經和卡拉奇的表哥聯絡上了,他會協助你解決問題。」

「謝謝你。我感到很抱歉,這兩天都在麻煩你處理機票的事。」圍繞在我身邊的低氣壓,想必誰都感受到了。

「沒問題的,歡迎隨時回來,保持聯絡。」

「嗯,下次我會選擇涼爽的季節。」

 

這晚我徹夜難眠,想起下午阿默德問我最近是否做了什麼壞事?他說在伊斯蘭教的信仰裡,若做錯事神就會降下考驗,要你在通過考驗的過程中想起祂的存在。原來在回教世界也存在著因果觀念,我仔細回想,大概只有在中國逃了兩次票吧。「就是這個吧,你正在接受考驗呢。」阿默德回答,「如果人一生平順,每件事情都一樣了,不是嗎?」

 

隔天清早阿默德的哥哥應約出現在卡拉奇車站,他先把我帶回住處休息,我在一棟破舊的屋子中睡了一覺。相較於Kanjoo家在拉辛亞罕的富裕,阿默德表哥在卡拉奇的房子教人辛酸。這棟公寓坐落在一棟未完成的大樓旁,本身也是未完成的狀態。建商大概在附近投資了許多建案卻無力負荷吧,留下了幾棟堪住的樓房。阿默德的表哥一家住在二樓,我的臨時房間在三樓,從狹窄的對外窗可看見一樓整片荒地和一台從未啟動的挖土機,烏鴉在天空來回盤旋,尋找空地裡的食物。

P1090512

P1090514

 

中午左右表哥拿了一些食物來,快速吃完以後他帶著我出門。卡拉奇的交通是我在巴基斯坦見過最糟糕的,作為舊都的這個城市,建設速度跟不上遺留的繁景,到處烏煙瘴氣,令我想起加爾各答的街頭。航空公司和旅行社集中一條市區的聯外道路上,我們抵達時裡頭沒什麼人,很快就輪到我了。

 

「你好,我在貴公司訂了一張機票,不過在改期時發生一些問題。」我把來龍去脈向為我服務的黑長髮女孩交代一遍,她快速地調閱出訂位資料,對我說:「這張機票已經順利改期,不過尚未補齊差額,你要在這裡付現嗎?」

 

當然!當然!我就是為了這個才提前來卡拉奇的阿!我難掩興奮地說:「錢都準備好了,這樣就沒問題了嗎?」不過事情並沒有就此了結,這果然是神的考驗。

 

那女孩檢查了一下我的資料,接著問我:「你有從土耳其離開的機票嗎?」這句話透露著一種不祥的預感。我向她解釋自己的旅行計畫,甚至出示了伊朗簽證,卻絲毫沒有通融的空間。正如眾人所言,土耳其的海關非常嚴格。

 

「所以我只需要出示離開土耳其的機票,就能完成付款了嗎?明天早上你們也營業嗎?」

「是的。我們星期六營業到中午12點,星期天休息。」而我的班機就在星期一。

 

我失望地走出航空公司,發現到頭來是我太天真了,不管選定了哪家航空,沒有回程機票都是冒險。沮喪之餘,我的腦袋不停思索解之道,必須想辦法在明天上午之前生出另一張機票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