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90465

   

我又搖搖晃晃地來到一座新城市,她的名字叫拉合爾。兩年前,我在這城市三十公里外的印度邊境參加降旗典禮,看著印度人搖旗吶喊,隔著層層拒馬遙想著這一邊。那時候我在想,總有一天會踏上這塊土地吧,卻怎麼也沒想到我真的來了。如果兩邊的將降典禮都參加過,一定很酷!

 

本是一家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在1947年英屬印度解體分治後,如今已是兩個獨立主權,前者以印度教居多,後者是伊斯蘭世界。然而在這兩個國家旅行的感受卻大不相同。在印度,必須每天和莫名其妙的事情奮戰,應付沒完沒了的騙局與糾纏。本以為在巴基斯坦會是另一次相同的體驗,卻全然相反。這裡的人相對溫和,走在街上雖引人注目,但他們大多出於好奇,通常帶著善意接近。這裡的商家不隨便開價,司機也是,後來我甚至連講價都懶,攔了車直接跳上去。更令我驚訝的是,在這個水源缺乏的地區,每間廁所都乾乾淨淨的,伊斯蘭教嚴守戒律、注重清潔,由他們禱告前淨身的過程便可知一二。

 

但是在拉合爾發生的一些小事卻令我略失所望,讓我回想起印度的日子。

 

抵達旅館的中午,大概是看我餓昏頭了,老闆馬上拿了泡麵出來招待。我把剛煮完的泡麵端到天台上,就坐在老闆的旁邊。他是個熱情的人,臉上總是掛著微笑,但不知為什麼我們老是話不投機,過度熱情反而使我築起防備。果然沒聊多久他就開始關切我這幾天的行程,拿出一張名片要推薦司機給我,到頭來是要談錢阿。我不怪他,這是經營旅館的手腕,願者上鉤罷了。

 

當天旅館裡只有我一位房客,再怎麼迴避還是得遇上老闆。晚上他心血來潮地說要載我去兜風看夜景。我心想只是兜兜風應該無妨吧,反正要劫財劫色我都沒有。我坐上他的野狼機車來到巴德夏西清真寺,這裡是拉合爾最著名的景點,清真寺的外圍有好幾間高級餐館,完全不像我平常會來的地方。老闆領著我走進一間藝廊,裡頭盡是貴地驚人的雕塑和畫冊,我只好假裝逛逛,四兩撥千斤地推辭老闆勸拜的話術。

P1090311 

大概看我興趣缺缺吧,於是老闆帶著我往樓上去。藝廊的樓上是間餐廳,我們一口氣爬到了最頂樓,幾乎要跟旁邊的喚拜塔一樣高,從這裡可以俯瞰整個清真寺,夜裡打了燈的圓頂非常迷人。我們坐在天台的最角落,桌上點了蠟燭,搖曳的光線增添幾分情調。服務生送來菜單,順便和老闆寒暄幾句,菜單上的價格如預期中昂貴。我完全不餓,也沒想過會來這裡用餐,見氣氛有些尷尬,便趕緊找個話題:「你常常到這裡來嗎?」

旅館老闆說:「不算常,有時候房客要求,就會帶他們來。」這句話等於把問題拋還給我,好像變成我要求老闆帶我來的。他接著說:「有些客人很好,點了滿桌的菜,吃都吃不完。」

 

我清楚收到他的暗示,感受到騎虎難下的壓力,卻又想起這趟旅行給自己的告誡,說好了要當個勇於拒絕且敢言的人,就算硬著頭皮也不能讓老闆得逞。最後我們的桌上只有一片奶油烤餅和一杯插了兩根吸管的原味Lassi,和隔壁時髦男女的那桌佳餚比起來簡直寒酸至極。我們大眼瞪小眼地結束這場宵夜,我想這應該足以讓他明白我不是來這裡揮霍的普通遊客,想看的也不是巴基斯坦的紙醉金迷。

 

老闆有一位三輪車司機好友,閒來無事便賴在天台上抽煙看電視,我理所當然成了他的生意對象。他默默為我安排了全套行程,但我只想去清真寺和邊境看降旗典禮。後來我才知道這位司機也是個小頭銳面的人物,我們在前往清真寺的路上,他藉機停在路邊的服飾店,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「先生,你這身衣服不太體面,巴基斯坦人會覺得你很不禮貌。」然後拋磚引玉似地給自己買了條頭巾,結帳時他掏掏口袋說身上沒錢,要先從車資裡扣。午餐時他故技重施,再次要求把帳算在我頭上。我已經看穿他的伎倆,決定回頭要算個清楚。

P1090404

 

黃昏之前,電動三輪車沿著公路狂飆到印巴邊境,我們在那裡遇見幾位同樣來參加降旗典禮的中國青年,這位熱心過頭的司機急忙跟他們打成一片,問他們怎麼來?待會怎麼回去?不出意料地,回程的車上又多出兩名乘客。

 

巴基斯坦這一邊的降旗典禮的並沒有太大不同,但比起印度明顯冷清許多,也不需經過森嚴的安全檢查。我們輕鬆佔領了最前排的位置,觀看雙方較勁,你來我往,嘴裡喊著:「Pakistan! Gindaba! (巴基斯坦萬歲!)」

 

巴基斯坦的場子上有位身著綠色國旗裝、鬍子花白的老人,一出現立即成為焦點,他舉著比身體還高的國旗在走道上揮舞,猶如閱兵隊伍的一份子,甚至比軍人更有噱頭。據說這位老人幾乎天天出現,已成為降旗典禮上的活招牌,軍方甚至派出專人接送,以確保活招牌天天出征。

 

結束降旗典禮,我總算可以甩開惱人的司機。我在旅館樓下把車資扣除司機的私人開銷結算給他,司機卻想賴帳假裝沒那回事,我氣呼呼地把錢丟給他便轉身上樓。隔天司機依舊出現在天台上,糾纏新的房客。

 

P1090430

P1090451

P1090443

 

儘管這旅館非常勢利,但它附設的免費網路能讓無後顧之憂地搜尋土耳其簽證的解決之道,所以我離不開它。說到土耳其簽證,距離它過期只剩八天,每一天都在和時間賽跑。問題其實不難,不是放棄土耳其照原定計畫先去伊朗,就是先買張機票飛去土耳其再說,總之有些事情必須捨棄。

 

我聯繫上在台灣的朋友W,對於中東航線比較熟悉的他很有效率地幫我比較了幾間航空公司,任何一張飛往土耳其的單程機票都要萬元以上,其中土耳其航空的直飛航班最便捷划算,然而我失神卻把匯率給算貴了,心想哪來的划算可言。當我驚覺自己犯下大錯時,特價機票已經售完了,看著它硬生生翻漲了近一倍,我無語問蒼天了。

 

這大概是這趟旅行最沮喪的時刻。因為一張即將過期的簽證貼紙,一個土耳其簽證處犯下的錯,我的行程被完全打亂了,說不定還得因此提早結束旅程。我突然覺得好累,在不斷停電且悶熱的上網室奮戰了好幾回,終於成功撥了通電話回台灣給姊姊,無奈之餘,我對她說:「我好想回家,可以就這樣回去了嗎?」電話那頭的姊姊說:「想回家就回來阿。」她總是支持我的決定。其實我只想找個人安慰,也明白自己只是心有不甘,旅程還會繼續。

 

最後我下了一個現在回想都覺得愚蠢的賭注,訂了一張簽證到期「隔日」的Fly Dubai的航班,相對低價的利誘之下讓我決定賭上一把。我的如意算盤是到土耳其海關再用各種藉口懇求通融,畢竟簽證也才過期五個小時,應該沒這麼嚴苛吧?沒想到這個錯誤的決定反而引來後續更多的波瀾,讓我的巴基斯坦之旅結束在一片烏煙瘴氣之中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