臉書封面-01

[ 張瑞夫第三號旅行作品 ]


這本書是寫在《生活在他處》與《絲路上游》兩段長篇旅程之後的中篇旅行記敘,記錄了 2015年三月在緬甸的一段短期旅行。首度嘗試獨立出版,對我而言從編輯、排版、設計,到宣傳、銷售都是全新嘗試,猶如一手包辦旅行的大小事,很累也很好玩。我想,若把「出版社出版」想像成跟團旅行,那麼「獨立出版」就當作自助旅行好了,終於我也可以讓文字去體驗一下「自助旅行」的爽快!
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1) 人氣()

20150331_100402   

從曼德勒國際機場到曼谷的廊曼機場不過兩小時的飛行時間,卻像穿越了時光隧道一般,把我從某個過去的時間點傳送回正確的時間上。那不是什麼古人誤闖現代的大開眼界,或者現代人到古代瞎攪和的穿越鬧劇,而是真真實實存在於相同時間但不同空間的兩個舞台。

 

啟程前往緬甸之前,我在清邁度過了六天六夜的休閒假期,那幾天的點和點幾乎是用咖啡店和餐館串連起來的,我和朋友R甚至參加了泰國料理課程,莫名其妙地做了幾道泰國菜。其中一天我和在清邁工作的台灣朋友相約敘舊,他開車帶我到郊區一間標榜使用自栽有機蔬菜的餐廳,那間餐廳在當地人氣正旺,短短幾年已經從小農地擴張到必須蓋水塔灌溉的程度。

 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   

加油站那位老兄的舉動至今令我印象深刻,我想起他靦腆的微笑,想起他像中樂透般為難得出現的外國旅客取下油槍,他的每個動作都令人聯想到餐廳的侍者,好像手中的油槍是給水壺,必須有禮地注入客人的杯子裡。他骨碌碌的眼睛直盯著我們瞧,臉上的表情彷彿在說「請問還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嗎?」卻又不等我們回應搶著把車廂蓋上,連轉動鑰匙和發動車子都不讓我們自己來。離開加油站前,他好像又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要我們稍等一下,他衝進衝出進,從休息室裡抓了兩瓶礦泉水笑嘻嘻地遞給我們。我和法蘭迪不禁哈哈大笑,這肯定是特別待遇,是一種把友善具體化的表現。

 

旅行者是不負責任的評論製造機,隨時隨地都在打分數,好事加分,壞事記上一筆,加加減減交出評價,逢人問起就自恃說嘴。說來旅行真是一件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事,在曼德勒發生的每一件小事都讓人心情大好,例如賓至如歸的住宿體驗、悠閒的散步、可貴的相遇、迷人的日出,簡直集結所有令人愉悅的旅行元素。

 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P1140227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雨就是雨,風就是風,雷電就是雷電,沒有任何隱喻或符號,比較接近某種潛在的例行機制,該來的時候總是會來,走了就徹底走掉。曼德勒有曼德勒的規矩。一早醒來空氣裡靜悄悄的,彷彿連聲音都被洗去,更別說塵埃了。引擎聲因此顯得巨大,每一盞交會的燈都格外刺眼,冷風像緊附身上的紗,直到目的地都還脫不下來。多虧這場雨,無意在黑夜和清晨間放置一道界線,像驚蟄宣告春天的到來,或夏至以後太陽必須折返,總覺得昨天和今天有什麼不一樣了。

 

我深深覺得這天的曼德勒特別美,從日出到日落都很美。我從太陽還沒升起便開始欣賞她了,即使前往烏本橋的路黑漆漆的,心理卻沒有一絲不安的成分。我的心情特別愉悅,連自己都摸不著頭緒的愉悅。我一邊騎車一邊哼著陳建年的《海洋》,雖然即將見到的是一面湖水。

 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1) 人氣()

  

機車準備發動的時候,天空卻突然變黑,並颳起忽強忽弱的陣風。一行人仰頭望著,有點猶豫和掃興,但曼德勒的雨天並非常有,其實要覺得幸運才對。這臨時組成的團體裡有五位德國人、兩位智利人以及我,老實說我根本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就加入這次集體出遊,集合時知道人這麼多,頓時有些退縮,總覺得默契有限的「機遊」很難有趣。果然剛過第一個路口,隊伍就被紅燈截成兩段,最前面那輛車顧著直奔加油站,加完油成員已經落了一半,折回去找人時天空正好飄起小雨,其中一輛在迴轉時狠狠地打滑,輪胎的尖叫聲把路人嚇了一跳。我心想,真是夠了,尚未出征就兵荒馬亂,還是走為上策吧。

 

沒想到心中產生這種念頭的不只是我,還有其中一位叫做法蘭迪的德國女生,也就是我前一天在交誼區遇見正在寫日記的金髮西方人。我們一起把車退了,從團體中抽身,改變主意在市區走逛。

 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  

 

該如何形容曼德勒這座城市呢?有人說她像中國的某些三線城市,單論城市面貌,確實頗像幾年前去過的嘉裕關。這裏的馬路比仰光寬敞筆直,交通不若仰光壅塞,樓房比仰光低矮,形式中規中矩。他們所謂的像中國,大概是指隨處可見的中文標示,以及能說中文的華人移民;所謂像三線城市,可能含有對商業及娛樂建設的期待,總之就是那些現代化的指標。然而這個城市樸實到無以復加,幾乎什麼也沒有,新開幕的百貨商場呈現半調子,門面熱鬧喧騰,音響廣告震天,裡頭卻像面臨惡性掏空一樣,留下來不及抽身的攤位。由於深處內陸的緣故,曼德勒的氣候乾熱如火爐,太陽把地表曬得褪色,放眼望去都少了點彩度。

 

老實說,剛抵達曼德勒時我真的捏了把冷汗,擔心她就像別人描述的一樣無趣。作為緬甸的第二大城以及昔日王朝的都城,曼德勒的確少了點霸氣或者形容為花枝招展好了,或許正因為如此,反而使得她平易近人,特別好相處。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

 

對我來說蒲甘雖美,卻少了點騷動神經的力道,或許這是觀光導向的地點所產生的必然,你能明確感受到自己跨入分界,旅遊氣氛調升了幾個刻度,紀念品店就緒待命。餐館裡許多外國旅客流連,裝潢風格帶主題性,菜單隨各國需求應變,價格想必脫離庶民。歡迎光臨,謝謝光臨,又迎送了幾位過客。

 

有天早上我獨自到旅館附近的寺廟閒晃,在境外的商店街尋找適合當早餐的食物。一位婦人頭頂著竹籃,裡頭裝滿各式各樣的油炸點心。我呼喚她,拿出1000緬幣,卻只換來幾塊。曾在仰光街頭也買過類似食物,500緬幣得到的份量和這裡差不多,我嘗試確認的時候,有位男子湊過來幫忙翻譯。他話一說完,婦人又從籃子裡多撿了幾個點心給我。我直接坐在大理石地板上吃了起來,好奇其他人支付的金額以及得到的分量,看著看著,婦人竟然又拿兩大塊炸椰肉給我。我笑嘻嘻地接過椰肉,當場咬一口,秀出大姆指直說「好吃好吃。」一開始果然被當作不懂物價的觀光客了吧,我心想,但並不覺得生氣,只不過試又見證了某種轉變。

20150324_083558 

Posted by 張瑞夫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