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過得有點混亂,
被排定為值星,雖然只要負責排哨的事,
不過人力少地可憐,還要顧慮每個人配哨平均,
對我來說是個要看人臉色的差事,
每天晚上都為了排不出哨而東奔西走借人,
給別人爛哨還要很誠懇地道謝(但語氣中要帶點歉意),
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,卻被我搞的像是人際關係的挑戰。

保表的事情算是完全交接到我身上了,
學長算是熱心地把要敎我的東西都交代下來了,
不過他總給我一種要盡快擺脫爛攤子的態度,
讓我要請求幫助還有請教問題都覺得很有壓力,
所以我最後只好楚楚可憐地盡量自己完成,
對新手而言,過程中的不順遂就不提了,
總之我簽名簽到手軟了。
(另外原本收保表的同梯因為去花蓮支援了,
變成我幫他催繳大家交件,也是一個頗瑣碎的差事。)

教召的課程還是一樣,
接到目前為止才接近一半,但我卻已經膩到不行,
每次上課都是忍耐與耗時間的考驗,還有不停地簽名。
這星期步槍組(我所在的組)又因為人力支援花蓮,
人力少的可憐,每天光是佈器材就夠苦哈哈了,颱風突然一來還要連夜撤掉,
一整天幾乎都在汗水淋漓的狀態,
當然天氣熱也是原因之一。

下星期要地區軍歌抽驗,
晚上的休息時間幾乎都被佔用來練唱,
我不討厭練唱,
但在我要排哨、我要做保表、我要改考卷的時候,
練唱一點也不好玩,只會讓我更晚洗澡跟睡覺而已。

然後,整個七月有很多人退伍,
其中有個學長在退伍的前兩天突然精神崩潰了,
據說還對著主任指名道姓地大吼大叫,
很多人都壓制不住(市井說法:連狗都在發抖),
至於是什麼讓一個平常超級無敵沉默寡言,
走路總是低頭的學長突然像是雙重人格般忽正常忽激動,
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不過我對他印象還蠻好的,雖然害羞但很禮貌也不太偷懶。
還來不及跟他道別,他就默默地出院收行李走人了,
有些人大概永遠的只會是過客了,
這讓我覺得有點虛幻。

距離退伍還有142天, 也就是12226251秒,經過了57.8846%
我是不是該有什麼可以支撐心靈的信仰!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