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以前的同事會不定期地到台北市的咖啡店喝咖啡,隨便找一家。
組成的份子有點怪異,兩個三十好幾愛咖啡的老頭、曾是我姊高中
同學的26歲女,還有我。

這樣例半行性的聚會到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,因為每間隔一段時間
,各自有各自的近況可聊,就算無法加入話題也不顯突兀,靜靜地
聽也就有樂趣,這樣的聚會有第五次第六次也不意外。上次喝完咖
啡,走在光點附近的巷弄裡,四個人甚至有種出國自助的錯覺,或
許這個微妙的組合很適合自助旅行。

今天下午在衣蝶後面的1868,照例大家會先端詳咖啡店一番,喝咖
啡時分享自己的意見,除了我之外大家都跟咖啡很熟,說一些行家
的知識、不知名的產地或者機器的名字,我扮演學生,想吸收多少
很隨意。1868好像賣著很好吃的麵包,在等待出爐的同時,好多客
人上門來問。最後還是無緣吃到,說一個小時後要出爐的麵包,硬
生生等了兩個小時還不見芳蹤,話說我最近有點愛上麵包,由衷地
感到微微地可惜。

離開前發現「磨菇」就在附近,進去小逛了一下,衝動型消費了一
本筆記本,硬紙板封皮、紮實的厚度和三種紙,磨菇店員把它形容
地天花亂墜,阿兵哥好容易受誘惑,在踏出門前又衝回去結帳,現
在有點不明白為何而買,總之我想像自己用黑簽字筆在裡面很作做
地鬼畫符和寫一些心情日記之類的,老頭其一說:「以後出去玩可以
把東西貼到簿子裡。」,是促成消費的關鍵,願我愛不釋手。

本來剩下的人要去吃肥前屋的鰻魚飯,時間點不對所以撲空。只好
吃八方雲集,現在連鍋貼都漲成五元,外面的世界越來越兇惡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