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九份離開時已經天黑,
摸黑下山在前往基隆的路上迷路,
檳榔攤報了一條遠路,足足繞了基隆外圍好大一圈。

對於基隆還存在上次去沖繩的印象,
我告訴佐藤那就是我搭船的港口,
真很不可思議,
這個港口像是連接"我的沖繩旅行"和"他的台灣旅行"一樣,
除此之外基隆和是給我ㄧ種失序、混亂的感覺。

廟口夜市還是以小吃為主,
佐藤不太吃,所以我們只吃經典的天婦羅和泡泡冰,
大多都是點個幾份分著吃,
不過他似乎對形形色色的攤販很感興趣而拍起照來。
廟口夜市的尾巴有個海關充公拍賣品的攤位,
自己也第一次看這樣生趣盎然的拍賣活動,充滿了海港的活力,
尤其是老闆真的很會互動且玩笑很敢開,
所以我們在那裡駐足好久,
姐幫女兒買了一套電動積木才100大洋,賓主盡歡。

當晚回到台北,
老媽透過以前在溫泉飯店工作的舊識,
幫我們弄到了兩間免費的湯屋,
說是湯屋,等我跟佐藤進去以後,
發現其實是小套房旅館,兩人覺得又尷尬又好笑。
(佐藤說他沒有看過這種型態的)
但其實我覺得整體氣氛像是畢業旅行,
有很大很舒服的床、第四台轉台不停、感覺休息完可以去哪裡串門子。
後來我們輪流使用浴室泡湯,
新北投的碳酸泉沾到嘴巴可以感覺到明顯的酸,很新奇。
洗完以後通體舒暢,在房裡隨意休息聊天,
內容圍繞在房裡遺留的幾本科技產品雜誌,還有雜誌裡的中文讀解大猜謎。
佐藤對手機很感興趣,他不喜歡摺疊手機(偏偏日本幾乎都是那種),
所以他到國外都會留意手機,
我決定找個時間帶他去看看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