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年輕人稱呼對方通常用名字的第三個字,
佐藤廣明就變成廣君(HIROKUN),
我都這樣稱呼他。

第一晚剛到姐家已經晚上九點半左右,
家裏雖然空無一人,但很快大家就陸續歸來。
佐藤的不自在在所難免,
他敢隻身到別人家作客已經勇氣十足了。

大概介紹過房子內部,
大家就坐在客廳裡聊天看電視,
我把電視轉到日本頻道,
新舊節目都有,他覺得很有趣。
剛到的這天晚上,彼此都還保持特定距離,
講話必恭必敬,坐姿也沒換過幾次,大家行動有些僵硬。

老媽託朋友先帶了宵夜過來,兩大包鹽酥雞,
佐藤是個食慾很小的人,似乎對美食沒太大興趣,
簡單吃了一些,他說好吃,
但日本人只要合乎一定標準都會說好吃,
胃口是否大開才是真話。
(按:我覺得那包鹽酥雞真的很失敗)

後來姊夫也回來了,知道我們在討論溫泉,
就提議當下出發,於是12點多三個人開車去行義路的「川湯」,
行義路的溫泉區到夜裡很美,四處燈火有點迷幻。
停車場過去還有一小段距離,換搭類似打高爾夫的接送車,
在夜裡的石子路上衝刺,連我都覺得有趣。
「川湯」因有名且頗具日式風情,凌晨時刻依然人聲鼎沸。
我跟佐藤選擇大眾池,總覺得跟不熟的人泡大眾池就不太害羞。
在溫泉池裡聊東聊西,話題不外乎台灣、日本。
真難得覺得溫泉其實很舒服,即使頭會暈還是很喜歡泡完後的舒暢。

泡完湯後我們開往陽明山更高的地方俯瞰台北夜景,
凌晨2點大家都睡了剩下幾點燈光,哪裡是哪裡都分辨不清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