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響的時候才在快到機場的路上,
佐藤的飛機比預計早到很多,
接起手機因為太緊張而亂講一通,
總之我告訴他我快要到機場了。

到了機場找人才是最困難的,
用日文講電話不能輔以手勢,比當面講話難很多,
因為猜錯航廈,最後又從二航廈衝到一航廈,很遠很不便,
(判斷的線索是二航廈有聖誕樹而且比較新)
終於在一航廈的入境大廳接到他。

半年不見,說實在我很緊張,但非常興奮,
在回台北的路上我一直說很不可思議,
的確是這樣,從學日文開始到現在三年間,
去日本玩了三趟,結交了日本朋友,還來台灣玩,
太不可思議,微微的成就感。

佐藤來台灣以前,
我幾乎把這件事告訴所有最近交談過的朋友,
一方面請教意見,一方面分擔緊張,可能帶點炫耀。
為了要住在哪裡、行程該怎麼走、甚至失眠了幾個晚上。
幸好最後決定了住在姐姐家,熱鬧許多,
很感謝姐姐和姊夫這幾天完全展現台灣人的好客,
連不喜歡日本人的姊夫、前一天才被告陌生人要來住而有點反感的姊夫,
最後都熱情地要他再來台灣,下次排好休假好好帶他去玩。
姐姐的小孩在佐藤離開以後,還再找他的身影。
我想我們真的拿出最大的心力款待,
希望對方真正感受到這裡的溫情,台灣人好像善於如此。

在往台北高速公路上,跟佐藤開始東聊西聊,
因為突然要講日文太易分心,
不小心就開上二高,然後下了信義區,
才剛聊到101,佐藤就第一次跟它見面。
在車陣中塞了一會,他覺得台北市機車很多很有趣,
這趟路程是台北初體驗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