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點就寢.就必須要在D房嘴巴不斷咀嚼的聲音中入睡
"加晡加晡加晡"地嘴巴不停運作.與唾液一起在裡面翻滾.
開開關關的拼拼砰砰.水洗聲淅瀝淅瀝.完全不知道他在幹麻

早上.習慣性用力開關門的E房.
用力地耍了房門.
用力地開了紗門
用力地耍了鐵門.
用力地蓋了車廂
緩緩的駛離了他晚上八點才要回來的窩.
卻不知道我再每天的同一個時間被迫用耳朵注意他的行為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張瑞夫 的頭像
張瑞夫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