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140227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雨就是雨,風就是風,雷電就是雷電,沒有任何隱喻或符號,比較接近某種潛在的例行機制,該來的時候總是會來,走了就徹底走掉。曼德勒有曼德勒的規矩。一早醒來空氣裡靜悄悄的,彷彿連聲音都被洗去,更別說塵埃了。引擎聲因此顯得巨大,每一盞交會的燈都格外刺眼,冷風像緊附身上的紗,直到目的地都還脫不下來。多虧這場雨,無意在黑夜和清晨間放置一道界線,像驚蟄宣告春天的到來,或夏至以後太陽必須折返,總覺得昨天和今天有什麼不一樣了。

 

我深深覺得這天的曼德勒特別美,從日出到日落都很美。我從太陽還沒升起便開始欣賞她了,即使前往烏本橋的路黑漆漆的,心理卻沒有一絲不安的成分。我的心情特別愉悅,連自己都摸不著頭緒的愉悅。我一邊騎車一邊哼著陳建年的《海洋》,雖然即將見到的是一面湖水。

 

抵達烏本橋的時候,天光已悄然乍現,氤氳的霧氣將眼前的景象抹得迷濛,淺白色世界裡蘊含大地初醒的倦意。這座世界上最長的柚木橋橫跨於曼德勒郊外的東塔曼湖上,它的結構單純,頗像小學生使用幾筆線條呈現的橋樑。橋面是柚木板拼接的續面,主體由每隔幾公尺的橋柱支撐,每根柱子都腐蝕了歲月的刻痕。橋在湖心處拐了個約120度的夾角,兩臂皆如火車鐵道般筆直堅毅。

 

 

我們藉由光亮的漸層鎖定日出的方向,可是無論站在哪個位置欣賞都覺得不夠完美,這橋似乎有某種吸引力,吸引人對美景多一分貪戀,它教人停不下腳步,再往前一點,再靠近一點,每走一步都能察覺光陰的推移,要說它是度量時間的尺也不為過。

 

無聲漫開的漣漪是湖水的呼吸,吸吐成一波波寧靜,那寧靜厚重地難以穿透,彷彿任何噪音被沒收到是必然。太陽昇起,沉灰色的湖水先被染上一抹橘紅,其實那是天空的顏色。湖水如鏡,天與地開啟同步,兩者零時差變幻,橘紅色之後是淡綠,然後靛藍,接著有默契地分手告別,各擁各的姿態,各展各的靈性。

P1140221 

生命伴光芒甦醒,東塔曼湖一時間變得忙碌。水鳥在水面上盤旋,在荒地漫草中踱步,他們為了覓食振著有力的翅來回飛行,眼底肯定映出的更微觀的世界,裡面有水下的魚,沼澤的小蟲,以及水草間的渺小生物。食物鏈向上,水田中的農婦採收耕作,小舟上的船夫撐船撒網。兩位捕魚人半身浸在湖水裡,各自拖著網的一端,抵抗著水的阻力慢慢收合靠攏,將所經之處一網打進。他們表現得極富禪意,宛如雲門舞集遠赴千里之外演繹一幅絕對東方的美,東塔曼湖是舞台,背景是水平線、樹林及佛塔尖頂,烏本橋則是觀眾席。

P1140223

P1140197

 

日出以後行人絡繹不絕,大部份是通勤的居民,少部分穿著赭紅色袈裟的和尚,幾條黃狗黏著我們不放,彷彿想帶路,或只是單純撒嬌。橋上有幾座涼亭,小販在裡頭販售蔬果,或一種以西瓜籽為材編織的飾品,橋的盡頭有個朝市,大抵與市區無異。較吸引人的反而是點佈在淺灘上的茅屋茶館,那是枯水期才有的光景,隨性擺放的塑膠座椅是真正的水岸第一排,提供欣賞湖泊的平行視角以及烏本橋的仰角。我們用一杯即溶咖啡的時間換一段心如止水,以一千兩百公尺的步行跨越一百五十個春秋,我們是早起的鳥,我們是暴雨後的幸運兒,我們是來的正好的旅行者。

P1140208 

遠方的佛寺響起呢喃樂聲,帶著開啟的宣示性,日升日落,日復一日,我只是暫時落入循環的沾不住的塵埃。這天的曼德勒特別美,彷彿是緬甸給我的臨別贈禮。然而天地只管造景,是遊人濫情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eolin
  • "然而天地只管造景,是遊人濫情。"
    感謝濫情,才能成就這份敏銳的感受跟鮮活的描述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