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100049

坐在前往卡帕多奇亞的夜間巴士上,雖不見窗外風景,但身體能清楚意識到車子穩定的震動頻率。我倚著車窗對空景發楞,一邊用手來回梳理頭髮,棉堡溫泉的碳酸鈣粉末使它們糾結在一塊。

 

幾個小時前才剛和惠玲在棉堡分手,她的假期即將結束,必須趕回伊斯坦堡搭機。離開前她向我道謝了好幾次,一再強調我是個善良的人,我聽完只覺得心虛,她會那麼說,是因為不知道我曾在心中嫌棄過她吧。儘管於此,我們最後還是愉快地分手,都回到一個人。

 

巴士於清晨抵達卡帕多奇亞的格雷梅(Goreme),剛升起的陽光照亮這景色特殊的小鎮,我被奇形怪狀的岩石群圍繞,落在一座山谷盆地之中。這片山谷有許多當年基督徒為逃避羅馬軍隊追捕所開鑿的洞穴,具保存價值的如今成了博物館或觀光景點,其他零散且規模不大的已被棄置,而近代刻意開鑿的洞穴則被改裝成商店或旅館。

P1100008

 

小路依地形蜿蜒,但預訂的旅館不算難找,即使沒有住進洞窟旅館,不過我住的便宜通舖房隱身在地下室,幽暗的光線透過牆緣的窗灑進室內,同樣有住在洞窟中的錯覺。

 

先我一步入房的是一位日本青年,名叫英利,他留著過耳垂的中長髮,乾瘦的模樣看來似乎旅行了一陣子。我們同時安頓好行李,都覺得餓了,於是回到車站廣場附近覓食。

 

山谷的物價反應了「物以稀為貴」的道理,隨便一間餐廳最基本的餐點都在10里拉(約台幣180元)以上,更別說雜貨店了。我們兩人輕易在預算上取得共識,只在商店隨邊挑了樣零食,坐在巴士廣場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 

英利是我見過遭遇最淒慘的旅行者,他的旅程從歐洲開始,剛抵達法國就被路上的青少年圍毆,醒來時已躺在醫院,身上的現金、手機、平板電腦等被洗劫一空。英利沒有因此中斷旅程,甚至還在義大利買了新的平板電腦。某天他上咖啡館,或許是失意導致恍神吧,離開時又把平板給忘了,回頭去找已不在原處。我大致估算了一下,那些損失的財物夠我旅行好幾個月了。正因如此我們才會一起住進廉價旅館,一起在街頭找便宜食物吧。

 

坐在路邊閒聊時,巴士又送來一批旅客,大夥成群結隊離開以後,有位落單的紅夾克青年帶著困惑的神情朝我們靠近,看長相估計是日本人或韓國人。

 

紅夾克的青年用英語問我們:「請問你們知道哪裡有便宜的住宿嗎?我剛到格雷梅。」從口音判斷出對方是日本人的英利立刻改用流利的日語和他交談,最後我們把它撿回同一間旅館。

 

紅夾克的青年名叫祐輔,比我和英利年紀都還小,他正利用大學暑假進行和我反方向的絲路之旅,剛開始沒幾天而已。聊天之下得知他曾以交換學生的身分來過台灣好幾次,也曾在大陸學過一點中文,不過強調聲調的中文相對無聲調的日文來說困難許多,也難怪他第一次說中文時我幾乎沒有聽懂。看他對中文感興趣,於是我教他一些句子和文型,例如:「我的名字是宮崎祐輔,他的名字是松本英利。」、「媽、麻、馬、罵,四個截然不同的字義。」之類的。他學得很快,不虧是京都大學的高材生。

   

我們住的這間旅館是棟透天樓,一樓是接待櫃檯,二樓是套房,三樓是天台和曬衣場。土耳其的旅館通常會附早餐,即使通舖床位只要15里拉也有早餐。每天早上八點,管家在天台準備餐點,由於是自助式的,想吃多少就拿多少,於是我、英利、祐輔三人每天便賴在靠欄杆的位置,把它當作吃到飽享用。傭人十點來整理時,我們的肚子是滿的,餐盤也還是滿的,這樣一來連午餐錢都省了。

 

即將進入淡季的格雷梅開始變得冷清,旅館的空房率越來越高,據說到了冬天山谷會鋪滿白雪,誰也沒有興致住在冰冷的洞窟裡。那幾天我們只在附近的山谷裡亂走,既不肯掏錢進博物館,就算想去較遠的地下城參觀,也是避開昂貴的團體行程自己搭車去的。於是那筆預算被挪用到晚餐或宵夜上,相較之下物質上的投資似乎更能獲得滿足。某天晚上我們狠下心上館子吃飯,回程又買了啤酒,在天台上配著祐輔從日本背來的下酒零食,離開伊斯坦堡後天氣一直晴朗,這幾天甚至連朵雲也沒有,正好適合仰望星空。

 

格雷梅是世界知名的熱氣球勝地,關於要不要搭熱氣球,我們著實掙扎了許久,因為最便宜也要100歐元。英利就不用說了,他的預算全都花在被偷走的電子產品上,而祐輔的旅行才剛開始,他的絲路之旅幾乎與我相反,從義大利只花五天就來到土耳其,和我一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由於位在谷地的關係,一旦找到突出的高點便能欣賞無際的風景,我們的三樓的陽台正好有這個優勢,於是第二天一早,我們特地早起爬上天台,先觀察別人搭熱氣球究竟怎麼回事。

 

我們起得有點晚,幾顆熱氣球已經冒出頭,悠然飄向天空。清晨除了參加熱氣球之旅的人之外,幾乎沒有人特地早起,四周寂靜無聲彷彿坐在歌劇院裡,只有遠處不時傳來轟轟的噴火聲,但無法確切判斷是哪一顆發出來的。

 

看熱氣球上升的過程像在欣賞日出,剛開始變化很快,等它們上升到一定高度,卻像靜止般停在空中,幾乎感受不到移動的痕跡。我是試著閉上眼睛倒數一分鐘,再張開,感覺眼前的熱氣球又多出一些,彼此的相對位置也交換過了,證明了它們真的在移動。

 

整個早上大約有一百顆熱氣球升上無雲的天空,我假想坐在上面是什麼感覺?視野如何?腳底是否有踏實感?我會看見隔壁的熱氣球一口氣超越我們,疑惑他們為何一早把自己裝進籃子點把火飛上天。我一邊羨慕一邊安慰自己,突然開口:「他們在上面應該看不到我們現在看到的畫面吧?」我認真這麼覺得,因為眼前的畫面太超現實了。

「是阿,從這裡看就足夠了。」英利說,祐輔也表示認同。

於是搭熱氣球的錢也省了。

P1100033

 

準備早餐的管家上來的時候,天空中只剩下幾顆熱氣球,我們各自倒了一杯熱紅茶取暖,加了糖,回到欄杆旁的位置上準備享用早餐。這份悠閒不算得來不易,能夠在美好的山谷裡恣意地打發時間簡直是高級娛樂。我因此喜歡上格雷梅這個地方,不用擔心經費的旅行最安心了。 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ob
  • 今天9/29TLC旅遊生活頻道介紹土耳其卡帕多奇亞岩洞裡的基督教教堂,還有熱氣球!
    真巧
  • 結果我當下馬上去開電視就忘記回應你了,看完是否也覺得土耳其很棒?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10/03 22:4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