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90670  

從卡拉奇到伊斯坦堡,我像是在跳上一輛時間軸列車,噴射地通往繁榮。這城市不見塵土飛揚與不絕於耳的喇叭聲,男女打扮入時,車輛拋了光,店家以精巧的陳列打扮櫥窗,好像這裡就是世界的中心。我只有幾件歷經曬曬洗洗的褪色衣物、頭頂不修邊幅的髮型,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

機場的接駁巴士直達塔克辛廣場,這裡是伊斯坦堡的新城區,購物大道上的人潮沒日沒夜。我的旅館離廣場不遠,位在鬧中取靜的斜坡小徑裡,由土耳其浴場改建而成,一樓的部份延續了原有的浴場功能,常有當地人光顧。我的通舖房在三樓,有幾扇面街的窗,窗景被結實的葡萄籐攔截,我試著伸長手臂好不容易搆到一顆,輕輕擦拭後放進嘴裡,心想:「我終於來到歐洲了阿。」然後心滿意足地躺在潔白的床單上,舒適的光線與溫度把睡意催熟,比葡萄更香甜。

 

這趟絲路之旅雖因搭了飛機而不成「路」了,但初抵歐洲的興奮卻絲毫不減。我享受著每天從新城區步行到舊城區的樂趣,站在新、舊城區間的拉達橋上分辨哪邊是亞洲、哪邊才是歐洲。我的腳下是把陸地切開的博斯普魯斯海峽,商船、客輪拖著水波航行,有的通往對岸,有的要去亞洲或更遠的地方。橋上聚集了成群釣客,釣餌吸引了更多討食的海鷗。丘陵狀隆起的舊城區恍如海上浮島,清真寺的尖塔及圓頂勾勒出浮島的天際線,其中包括了著名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及藍色清真寺。如果你仔細研究,會發現這狹窄的海峽走廊長得像漏斗,東方的、西方的、數千年的文化,把這裡擠得水洩不通,如同這裡絡繹不絕的遊客一樣。每次走這段路我都不禁讚嘆,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了。

P1090671

P1090601

P1090614

 P1090781

某天下午天空一陣陰霾,海水變成了灰色,無聲的冷雨隨風斜斜飄落,釣客們披上雨衣繼續他們修行般的日課。我提前結束行程返回旅館,在四樓的交誼廳裡遇見了惠玲。

 

惠玲是投宿在這間旅館的另一個亞洲人,來自馬來西亞。那天我把淋濕的衣服拿去天台曬,她正好在交誼廳裡使用電腦,因為某個網站作業流程而轉身請教我。

發現彼此能以中文溝通後,話匣子就這麼開了,一聊之下才知道她遇上了麻煩。

 

正在英國念大學的惠玲趁著假期與一位男同學來土耳其旅行,兩人都沒什麼旅行經驗。住進這間旅館的第一天,她的行李裡就被同房的旅客撬開盜走所有現金,遭殃的只有惠玲,而她的旅伴安然脫身,這使得他們的旅程驟然色變。兩個難得來到土耳其的人誰也不想敗興而歸,對他的旅伴而言,能陪她上警局報案已是仁至義盡,於是事發的第二天旅伴留給她一些錢,之後各走各的。我所遇見的是已經落單的她。

 

落水的人需要一塊浮木,我想我當時扮演的便是那個角色。惠玲鉅細靡遺地把行李如何被撬開、嫌疑犯可能是誰、上警局的事、旅館人員的處理態度,還有許多她對旅伴的抱怨,全部向我傾吐。

 

「妳說當晚聽見有人在房間裡翻東西,為什麼沒起來察看?」

「那個人很晚回來,我以為他在翻自己的行李。」然後她像在對我說又像自言自語一般:「一定是那個房客,我白天初見到他就覺得他鬼鬼崇崇,從昨夜到現在他都沒有出現。旅館人員說他是以色列人,以色列背包客的風評一項不好。」

「沒有證據之前,還是別誣賴別人比較好。」我不喜歡這種以偏概全的偏見。

 

「我的旅伴很過分,說我發生這樣的事情拖累了他的行程,還說他身上的錢僅夠自己用,只能借我一點,然後他就搭上飛機去南土耳其了。這不是男生該有的行為。」

「所以你現在怎麼辦?」

「試著把機票改期提前回去吧。」坐在電腦前的她正與航空公司即時通訊,不過對方似乎不太有效率。「我現在連搭車的錢都不敢花,每天走一個小時的路到警局去。警察局的人很好,借了我一些錢,還買麵包請我吃。」

「那你的信用卡還在嗎?有試過用信用卡領錢嗎?」

「還在,不過發生事情後我就立刻停用了。」

「停用幹嘛?小偷偷的是你的現金不是信用卡吧。」

「總覺得不安心,還是先停用了。」

「至少應該先領些錢出來再止付吧。」我感覺到自己的語氣帶點責備,停了一會,突然想起兩年前在印度陪西藏走唱人到西聯銀行取款的事,又開口說:「你可以試著請誰匯款到西聯銀行,土耳其應該有據點。」

「我媽說西聯銀行不安全。」

「好吧,如果西聯銀行不安全,我想不到更安全的方法了。」

 

感同身受不難,誰沒在旅行中遇過麻煩,更何況我這一路也是麻煩別人過來的。不過當我察覺她的許多錯誤應變起因於情緒反應時,反而不同情她了。有時候抱怨太多,反而得不到同情。

 

因為少了旅伴,身上的錢也所剩無幾,惠玲終於還是開口要求同行。我這一路鮮少與人結伴,通常僅止於一期一會。若要結伴,至少要是價值觀和旅行方式相近的對象吧,不過剛才的對話過程告訴我她並不是理想人選。這是當背包客最苦惱的事之一了,既不能見死不救,又不願委屈求全,我該如何是好。

 

後來我們達成共識,暫時同遊伊斯坦堡,不適合再拆夥也不遲。於是隔天惠玲隨著我在市區亂走,我們去了蘇丹區逛皇宮和大市集。惠玲在大市集裡被地毯商人拉進店裡周旋了好久,我在一旁觀察她曖昧不明的態度,直到對方意圖毛手毛腳,才好不容找了個藉口把她攆出去。

「你想買地毯嗎?」

「沒有阿,我哪有錢買。」

「那為什麼不直接拒絕對方?」

「因為他把我拉進去啦。」

「如果你不買,就應該表明態度,而不是像剛才那樣。以前我在印度也遇過許多類似情況,如果你態度不明就會沒完沒了。」說完這番話,我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倚老賣老,彷彿旅行經驗比較豐富就有資格數落別人。從那一刻起我答應自己要小心拿捏言行。

 

或許是大市集的教訓吧,惠玲變得像小跟班一樣,三餐吃什麼、搭車或走路,幾乎都由我決定。我們在日落前經過了拉達橋附近的碼頭,正好有船班開往亞洲區。

「要回亞洲看看嗎?」

「好像不錯。」

於是我個各自買了船票,跳上下一班渡輪。

 P1090722

前往亞洲區的渡輪上,蘇丹區的尖塔隨落日幻成剪影,一面土耳其鮮紅國旗在碼頭邊飄揚,好像所有的美好都凍結在這段航程上。這時惠玲突然對我說:「我喜歡你的旅行方式,我的旅伴只會照行程趕路。如果你沒有提議到亞洲區,恐怕要錯過這樣的美景了。」

「大概是我時間比較多吧。」我感到不好意思,其實去亞洲區只是個漫無目的提議,對於她突如其來的稱讚,我有些意外。

 

看樣子,這個人是甩不掉了,接下來的日子我必須扮演好前輩的角色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diego79348
  • 怎麼會有人把錢放在行李箱裡呢???
    怎麼會有人信用卡沒被偷,卻要停卡???
    感覺你遇到了一個很麻煩的拖油瓶......
  • 我猜大概是她行李箱裡面有個人資料吧,這樣解釋停卡就合理了。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09/04 22:17 回覆

  • Selena Chen
  • 你好,從你上一趟亞洲之行的網誌就有持續在follow,很喜歡你的文筆,很像是自己在跟自己murmur,而不是刻意跟讀者在對話(這是讚美啦,雖然聽起來有點不太像XD)
    看到你出了書也趕快買了一本送給朋友,希望她看到之後也可以跟我一樣愛上尼泊爾和印度(或至少產生一點興趣~)

    今年五月我也去了土耳其旅行,是住在德國半年之後過去的,所以一到伊斯坦堡的心得是"我終於又踏上亞洲的土地了!!",跟你覺得到了歐洲的心得完全相反呢~ 伊斯坦堡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城市!!!
  • 所以你之前也去了尼泊爾和印度嗎?我到現在還是會懷念當時的日子。

    伊斯坦堡真的很不錯,是目前到過數一數二美的城市吧,我很喜歡。尤其那踏上歐陸的感覺。

    謝謝你經常follow我的文章,在這部落格漸漸式微的年代還有這種鼓勵的留言,對我來說很重要!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10/03 22:4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