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航空公司的要求是非完成不可了,並且時間有限。整個下午我在網咖裡付了一小時又一小時的鐘點費,搜尋從土耳其離開的便宜的機票。我從沒想過土耳其之後要去哪裡,是埃及嗎?還是伊朗?或者乾脆往回家的方向飛。旅行計畫至此已經徹底亂了。煎熬的四小時過去,我發現意志力真是大腦驚人的產物,整個下午腸胃都沒有作怪,直到踏出網咖的那一刻才崩潰。最終我訂下一張從伊斯坦堡經杜拜轉往曼谷的機票,是所有取捨中最划算且能說服自己的結果。

 

為了應付突如其來的差錯,隔天航空公司一開門我就飛奔進去,櫃檯上還是昨天的長髮女孩,正好省去再次解釋的麻煩。我把所有資料和現金遞給他,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昨天勉強訂下的那張機票的證明。長髮女孩是個精明的傢伙,連泰國簽證也一併檢查(幸好我有),確認過所有文件後,她刷刷刷地從印表機印出電子機票副本,要我在其中一張收據上簽收。一切水到渠成,剩下的就是帶這張機票去卡拉奇國際機場。

 

離開航空公司後,我打了通電話給阿默德告訴他這個好消息,另那頭的他也正替我開心,他就像我在巴基斯坦的家人一樣,給了我莫大的幫助。只是雖然問題解決了,我的心中卻毫無踏實感,總覺得哪個關鍵的環節像木馬程式一樣躲在看不見的角落,等待隨時發作。

 

這天晚上我來到一家賣烤肉的餐館用餐,坐在旁邊的是一對來自奎達(Quetta)的父子,兒子陪爸爸來卡拉奇看病。爸爸說只有在大城市才能找到可靠的醫生,為了治療心臟病,每個月必須搭十個小時的車到這裡。說著說著,他向服務生要了杯水,服下今晚的藥。

 

這對父子餐畢離席後,爸爸又突然繞了回來對我說:「你的餐費我已經付了,別再付一次。」我嚇了一跳,連忙謝謝他。為了慶祝今天機票到手,我特別多拿了一瓶可樂,這可能是我在巴基斯坦最奢侈的一餐,竟然被陌生人招待了。我在心底把這事件視為否極泰來的徵兆,一切會順利的。

 

關於那對父子所住的奎達,位在巴基斯坦西北邊鄰近阿富汗的區域,同時也是通往伊朗的主要門戶,過去因為發生太多劫案、槍殺及綁票而惡名昭彰,據說有時警方會特地護送那些過境旅客,對他們來說或許少了一個國民不打緊,但要是問題鬧上國際就非同小可了。那本是我以陸路前往伊朗的路線,如今也無須憂心了,只須留意如何準時遞抵達卡拉奇機場。

 

離開巴基斯坦的當天上午,提前向準備出門工作的阿默德表哥道別了,我獨自在幽暗的房間裡翻來覆去,決定上網咖打發時間。

 

才剛登入信箱就彈出好幾封郵件,其中一封是來自Gulf Air的重要通知,信件裡說我昨日預訂從土耳其往曼谷的機票被取消了,理由同樣是信用卡驗證的問題(正在處理退費的程序)。讀完信的同時我的心涼了一半,這樣我的機票還具效力嗎?那可是用來說服土耳其海關讓我入境的條件阿。然而我根本無力再次處理相同的問題,只好任它去了。

 

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,我搭上三輪車前往夜裡的卡拉奇機場。這機場比想像中簡樸,外觀像座過時的大賣場。幾位等待深夜班機的旅客在長椅上或坐或睡,其餘沒什麼人。我挑了一個最靠近櫃檯的位子坐下,完全不敢闔眼,一旁附設祈禱室不停有人進進出出。地勤人員遲了幾分鐘才到,櫃檯燈號亮起,顯示著我的航班編號。睡著的旅客醒了一部分,拖著行李跟我排在同一列隊伍裡。

 

站在航空公司的櫃檯前,我只先交出護照,不做多餘的事。如果對方要求其他文件再隨機應變,減少節外生枝,這是我的最後的作戰策略。

「請問你要飛往哪裡?」

「土耳其。」

這只是例行性的確認,我安慰自己。地勤人員來回翻閱我的護照,找到土耳其簽證。

「簽證後天到期,你知道嗎?」

「知道,我的班機不是明天就抵達嗎?」

「是的。」

接著他交給我一張熱感應的黑白紙條,是我的登機證。

「請在那邊的櫃檯掛行李。旅途愉快!」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