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期一個月的齋戒總算結束了,這可是伊斯蘭教的大日子。電視新聞轉播著開齋前夜各大城市的熱鬧景象,女人們正在飾品店裡挑選手環、頭巾,男人們訂做新的長袍,記者隨便抓了個路人採訪,難得上電視的民眾靦腆地秀出他的戰利品。整個開齋節最開心的就是我的胃了,終於不必白天上餐館吃閉門羹,或心虛地把零食放進嘴裡。

 

這天老闆也換上新衣,不停向我誇耀身上的折扣名牌褲,司機帶了兩件未拆封的白襯衫來,非常寶貝地放在桌上。我向他們學了回教的「新年快樂」,逢人就說,樓下銀行的警衛還因此請我喝了一瓶可樂。

 

本以為開齋節會有許多慶祝活動,沒想到街上卻意外冷清,就像中國新年的連續假期一樣無聊,店家大多沒有營業,路人都不知去了哪裡。我在天台上望著空蕩的街景發楞,越看越覺得無趣,於是決定出門走走。

 

我沿著大馬路一直走,經過了大門深鎖的郵政總局,才想起現在是連續假日,博物館等景點自然也不會開門。於是我改變主意攔下一輛三輪車,想去市區的大公園晃晃。整個拉合爾大大小小的公園好幾座,我怎麼也形容不出前幾天路過的那座,司機載著我在市區打轉,「是這個?」「不是。」我們又換了一座公園,「那是這個嗎?」「好像也不是。」但談好的100盧比車資最遠只能到這裡了,我不想花更多的錢,只好先下車,不忘補上一句「新年快樂」。

 

比起公園,更吸引我的是對面的麥當勞,這是來巴基斯坦第一次遇見西式連鎖速食,這種大量複製的商店到哪裡都長得一樣。一推開門,我立即感覺到周圍的目光伴隨著竊竊私語而來,麥當勞裡全是年輕男女和家庭組合,或許我是唯一落單的顧客,在這應該歡慶的開齋節裡。不曉得是不是人太多的關係,室內空調毫無存在感,使我連研究餐點的興致都沒了,匆匆點了冰淇淋走人。

 

我手上的冰淇淋不敵室外炎熱的高溫正快速地向下塌陷,公園入口的警衛好奇地瞄了我幾眼,並沒有把我攔下。在巴基斯坦不管到哪裡都能看見荷槍實彈的警衛,連公園也不例外。

 

這座公園被一種歡愉的氣氛包圍,有湖、有座椅、有賴在草地上慵懶的男女,平常少見的巴基斯坦女人原來全躲到這裡來了,和圍欄外的烏煙瘴氣簡直是兩個世界,頓時覺得去不去本來的公園也無所謂了。即使處在這烏托邦的場景裡,我卻仍在為接下來的旅程憂心,我在想昨天是否太衝動了,如果飛到土耳其發現無法入境怎麼辦?若被原機遣返的話也回不了巴基斯坦,那大概就像被夾在異次元動彈不得,一個傳輸失敗的物體吧。

 

正當我感到煩憂的時候,狀況卻接踵而至。這晚我和幾個朋友約了去小吃街慶祝,我們吃了幾份烤肉和夾餅,最後在果汁攤作結。看著老闆把芒果和冰塊用果汁機咖啦咖啦攪成香濃的果昔,不禁想起兩年前在加爾各達喝下的芒果酸奶,就是那該死的飲料害我連拉了十幾天。不過在巴基斯坦我毫不忌口,多半是相信伊斯蘭教徒好整潔的一面吧,半個多月來腸胃健康依舊,卻敗在這杯果汁上。

 

等我回到旅館,幾乎在就寢的那一刻,腸胃開始翻攪。我依照往例吞了幾顆隨身攜帶的止瀉藥丸,想假裝沒事睡去。不過若萬事皆從心所欲的話,那麼我的「旅行之神」大概會閒它太平淡無味了。整個晚上我不曉得跑了幾次廁所,胃裡像是有一把鈍了的刀在旋轉,把晚餐攪成碎片,湯湯水水地排出來,如此持續到天明。

 

天亮了,我幾乎沒睡,腦海記錄了整夜的寧靜。早上的天光沾了水藍色,塗滿天台,這天是離開拉合爾的日子,大概又是另一個無風的熱天。我將行李收拾好,順便把病毒一起帶走,連早餐都不敢不想,深怕接下來的長途車程會拉得一塌糊塗。才一開齋我就失去口腹之慾,真叫人喪氣。我想這是拉合爾送我的臨別禮物,要我永遠記得她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