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90016  

每次巴茲答應帶我回旅館,卻依然在市區迴轉,把我載回服務站,我既像隨車人員又像囚犯,如此來回數次,把服務路線都摸透了。巴茲嘴裡哼著歌,以熟練技巧在街上橫衝直撞,每次幾乎要擦撞臨車又化險為夷。這裡沒有所謂的安全車距,煞車總在最後一刻才發揮功能。在缺乏交通號誌的情況下,每輛車都不負製造混亂的使命,彼此緊緊挨著,不讓其他人佔到便宜,最終結果便是集體塞在路上動彈不得。


從市區往服務站的路上,會先經過我們相遇的橋,不管多少次,巴茲總會提醒我那是我們認識的地方。過橋以後,數間卡車裝飾工廠並列,工人們敲敲打打,以用配色強烈的壓克力貼紙為卡車貼皮,再裝上垂墜如流蘇的鈴鐺,華麗程度比台灣的電子花車誇張百倍。抵達服務站前,左手邊出現一片荒地,荒地上幾根竹竿與棚布搭建的小屋裡飄出白色炊煙,那是市郊的貧民窟,巴茲告訴我:「他們很窮,那裡很危險,不要靠近。」下一次經過,我自然地撇過頭,假裝什麼也沒看見。

直到我的出現不再新鮮,某幾張臉、一些名字甚至幾句簡單的烏爾都語也輸入到我的腦袋裡了。除了巴茲,另一位很照顧我的司機叫做蕭比(Shoaib),他是巴茲的好友,是裡面技術最好的司機,有一次他以「翹高輪」的方式載著我去加油,又買了一瓶2公升的可樂給我。一位留著蓬鬆卷髮的司機是李小龍的粉絲,他大概以為全東亞人都會功夫,每次見到我都想與我比武。有位司機老是掛著耳機,播著印度音樂,我以為巴基斯坦人都討厭印度人,而他們卻說:「那是政府的事。我們是兄弟。」原來我們都因為不了解而誤解彼此。

 

P1080968

 

 

我猜他們大概教了我很多情色髒話吧,每次我複誦,總引發青少年賀爾蒙作祟般的淫笑。這時候巴茲會跳出來,用嚴厲的眼神要我住口。而我發現自己甘願這樣來來回回,多半是巴茲的影響吧,他讓我相信跟著他是安全的,沒有不純粹目的的。這些人,如今是我拼湊拉瓦品第的重要碎片。

我和這群司機打混了整個下午,直到晚上巴茲和蕭比才一同送我回旅館。臨別前,蕭比問我:「後天還會在拉瓦品第嗎?晚上在公園裡有場派對,一起去嗎?」

我猶豫了一下,答應了。正好給我一個停留的理由。

 

中間這一天的空檔,我搭著小巴士去「真正的」首都。伊斯蘭馬巴德是個裝模作樣的城市,裡頭大概住了全巴基斯坦最有錢的政商名流,和一些西裝筆挺的老外。市區的地標是名為費薩爾(Faisal Mosque)的清真寺,據說是世界前幾大的。我根本不知道要搭哪班公車才能到那裡(這個城市真令人迷惘),於是乾脆用走的。這段路比想像中漫長,尤其面對筆直寬敞的大道時,總覺得目的地正在逃走。我經過了豪華別墅區,幾位園丁正在太陽底下的庭園裡灑水,有幾戶門口站了警衛,房子外牆看起來足以抵擋飛彈。我感到口渴,附近卻連一間商店也沒有,結果一到清真寺的第一件事便是喝水。

 

剛喝完水,我抬起頭,兩位青年拿著相機要求與我合影。

「剛剛看見你在站在草皮上拍照,就一直想跟你打招呼。」其中一位說。

「可以跟你拍張照嗎?」另一位說。兩人分別穿著一黑一灰的傳統服飾。
這種唐突事在巴基斯坦不是頭一回了,不過這國家的人民態度友善到難以拒絕。後來這兩人成了我的嚮導,簡略地導覽了清真寺,並教我穆斯林禱告前淨身的步驟。

 

P1090021

 

 

P1090036

 

兩位青年從白沙瓦(Peshawar)方向來,他們來伊斯蘭馬巴德報名考試。一聽到白沙瓦這個地名,我興奮極了,她是巴基斯坦最靠近阿富汗的老城,從前是著名的觀光城市,不過近年來不太安定,沒有人建議旅客獨自前往。巴基斯坦對我而言就是如此矛盾的地方,我一面收集旅行情報,把自己搞得神經兮兮,卻又被那些友善與熱情弄得不知所以。老實說,每天踏出旅館前,我會先深吸一口氣,用來應付未知的驚奇。我像是活性極高的分子,到處碰撞出化學反應。兩位青年得知我想去白沙瓦的心願,主動答應帶路。我們相約後天,白沙瓦巴士站見。於是我又多了一個停留的理由。突然間,我的巴基斯坦之旅忙碌不已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