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80810

   

離開罕薩的決定下得突然,主因是沒錢付房費了。我在山下的提款機前,每張提款卡試了又試,就是領不到半毛錢。除了這台提款機,若要取款必須到更熱鬧的吉爾吉特(Gilgit)去,單程需要三個小時,於是我想乾脆就離開罕薩,到下一個城市去吧。旅行有時不得不被變數牽著走,像有軌道一樣。

中巴公路之長,吉爾吉特仍埋藏在深山裡,只是緯度下降,氣溫明顯攀升,空氣悶熱黏膩。旅遊書裡告誡著這裡的治安不好,街上確實配置了荷槍實彈的警察,搞的風聲鶴唳。

 

對我來說吉爾吉特只是為取款而過境的城市,並無任何觀光的情緒。我在市區的提款機順利領了錢,和其他遊客在旅館裡偷偷摸摸用餐,每次齋戒中的當地人看著我吃飯,總覺得有些羞愧。這裡茶餘飯後的話題,不外乎彼此的路線規劃或巴基斯坦的旅遊情報,當大家討論到哪裡危險,哪些地方應該迴避時,我總會張大耳朵用心把消息記下來,聽多了,難免緊張兮兮。我寫了一張明信片給曾經來過巴基斯坦的朋友,信裡說:「真難想像妳也走過同樣的路,這地方非常友善,卻同時被一些危險的消息包圍,我覺得自己好像沒以前勇敢了。」這話是真的,因為那份緊張情緒直到我離開巴基斯坦都不曾消散,只是輕重的差異。

 

P1080779

P1080789

 


第三天下午,旅館裡的日本青年陽太決定直奔伊斯蘭馬巴德。我們臨時結伴,挑了一輛費用低廉的小巴士,分別被分配到後輪隆起兩個座位。這趟22小時的車程中我們只能維持著躬腿的姿勢,隨時間拉長,雙腿漸漸由麻痺變成痠痛。曾聽說過有一種刑罰,是讓犯人保持同一個姿勢不動,用乳酸堆積的痛楚折磨人,當時我就是那種感覺。

 

所幸反覆出現的檢查哨成了我們雙腿的救贖,外籍旅客必須下車登記護照號碼。由於車內擠滿乘客,我們只好從車窗鑽出去,踩著輪胎上緣往下跳。每次跳下車,都覺得雙腳一陣癱軟,必須來回伸展兼用雙手按摩,疼痛感才得以紓緩。後來只要檢查哨現身,我和陽太便會露出「得救了」的表情,連其他乘客都知道替我們歡呼。

 

天色漸暗以後,塑膠袋的聲音窸窸窣窣地傳開,無須看錶便知道七點整開齋時間到了。忍耐整天的回教徒不約而同把食物放進嘴裡,隔壁的乘客遞給我棗乾,前面乘客遞給我餅乾,像校外教學一樣,每個人都準備了一袋乾糧,與其他乘客分享,我的手上頓時多出好多食物。

 

漫長黑夜取代了枯燥的風景,車子在顛簸的山路上疾駛,我像是失靈的GPS裝置,無法判斷自己身在何處。突然間遠山的輪廓被閃電照亮,我們正搖搖晃晃地向暴風雨衝去,劇烈的雨聲吵醒了所有人,道路轉眼間成了小溪,濕涼的空氣鑽進車窗和我的肺裡。我在閃電與雷聲中恍惚出神,腦裡浮現了過去旅行的片段,澳洲、尼泊爾、印度、寮國……,格外清晰真實。剛開始我以為那些畫面是沒來由的,後來才想起在那些地方都遭遇過暴風雨,記憶重疊又剝離。只是在這綿延無盡的路上,更具體了生命渺小的本質,一顆不長眼的落石、瞬間失靈的煞車系統或莽撞的泥流,就能輕易把我們帶到很遠的地方。


暴雨過後,車子在小村落的餐館前停下來,一看時間才發現已經凌晨三點。大家趕在天亮前儲藏能量,好應付白天禁食的規定。我和陽太拖著疲憊的身子下車,走進人聲鼎沸的餐館裡,點了份像是台灣蛋餅的食物,雖然餓了一整天卻沒有食慾,只是無意識地把它放進嘴裡。

 

無數的檢查哨持續擾人清夢,直到天明。車子脫離山區後,似乎就宣告伊斯蘭馬巴德接近了。我看著路牌從30、20、10公里,逐步遞減,乘客一個個下車,最後只剩下我和陽太兩人。正確來說,我們的下車的地方是拉瓦品第(Rawalpindi),是伊斯蘭馬巴德被計畫建設成首都前的臨時首都,同時也是附近最大的轉運中心。陽太說:拉瓦品第像瓦拉納西一樣是個有趣的城市。於是我們倆決定落腳此處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blxiaobai
  • 居然一口气看完了,超精彩的博文。
    真的跟身临其境一样,很生动,真难得。
    通常游记写不好很容易变成流水账,但没想到会有这么精彩的文章。
    从背包客栈一直追过来,就一发不可收拾的陷了进来。
    一口气看下来酣畅淋漓,像我这种惯于潜水的人也忍不住出来冒泡了。
    突然发现自己废话老多了,让我写游记能磨出来的不见得比我看你博文的恢复多。
    真佩服你,也很羡慕你。
    以后会一直关注你的旅程,真的很有趣。
    你的书大陆会有吗?有可能找的到吗?很有兴趣。
    谢谢你给我带来的奇幻之旅,祝你以后旅途一切顺利,虽然精彩,但真的不要遇到太多悲催事件了。
  • 「让我写游记能磨出来的不见得比我看你博文的恢复多。」這句看不太懂。

    你好,其實我已經回台灣半年囉,因為常常有人以為我還在路上,邊寫邊玩,特此解釋一下。
    前天下班一口氣看見40多封留言嚇了一跳,真是受寵若驚阿。你完全不用擔心會打擾到,我很喜歡有讀者留言,知道有人看,才有動力一直寫下去呀。你的每一篇留言我都看過了,抱歉無法一一都回應,就統一留在這篇。
    從你的留言我也發現許多我所不知道的大陸,旅行真的只能很皮毛地觀看和感受,所以我一直不相信什麼唱高調的深度旅遊。例如我曾經在澳洲待過九個多月,也不覺得自己對當地了解多少,又或者說,我們是以不同身分去了解,再怎麼樣還是跟土生土長不同。就連台北,我都不敢說我真正了解咧。扯遠了。

    我的書大概今年會再大陸出版吧,目前還在編輯中的樣子,竟有些敏感的話題必須被修改掉,無奈阿。希望今年能順利出版,到時候還麻煩你支持囉,不過內容沒有部落格完整,如果你都看過了,可以省一比錢翻翻就好啦!


    最後,我想請問,你這樣一路讀下來,對於兩段不同旅行的文章(南亞和目前的絲路),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嘛?褒貶皆可,我想參考一下讀者的意見,說不定可以作為未來寫作的方向,畢竟這是我的興趣之一阿。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05/01 11:06 回覆

  • blxiaobai
  • 「让我写游记能磨出来的不见得比我看你博文的恢复多。」这句话其实我打错了一个字,应该是“回复”而不是“恢复”。可能是遣词造句的方法不太一样吧,我是想说我每次旅行归来什么都写不出来,反而看你的文章就深有感触,不由得就有感而发写出一堆,说明你的文章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。

    想在大陆出版,政治是绕不开的关卡,非常麻烦,希望可以顺利出版。好书是值得珍藏的,我喜欢把喜欢的书买回来回味。期待大陆版的出现。

    关于两个不同的旅程,我说不上有啥特别的看法,觉得基本上承袭了你的絮絮叨叨的风格,也都写出了自己的真实感受,很能引起人们的共鸣,尤其是走过同样路的旅人。但是好像丝路的旅程给我赶了点的感觉,主要是出了中国国境后,好像与人的互动没有南亚的多的样子,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因为行程本身就很赶,而且毕竟才3章而已,只是开头,现在还很难下结论。

    基本上我是属于享受型,只喜欢看游记,好像给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。我是一口气看了两个旅程的,唯一的感觉就是基本风格没有变,都是一样的精彩。还是觉得游记这种东西主要还是要随心才能写的好。就像从南亚中后期开始到现在,好像就有旅行老手的感觉了,文章愈加成熟,比开始好像少了一些新鲜感(相比澳洲,印度绝对是个冲击力和新鲜感超强的国家)。但这并不是坏事,经历的多了,自然会对一些事物见怪不怪,对啥都好奇了的话反而变得刻板了。伴随着新鲜感觉的减少,换来的自然就是历练过后的相对深刻,但依旧穿插着适当的好奇心和突发奇想。我很喜欢这点,也是从这里开始我才从潜水状态忍不住出来冒个泡,后来就泡泡不断了。

    也许以后依旧会有变化,无论是心态上的还是文笔上的,都依旧期待,因为我觉得你的游记的核心就是随心而至。只要这个出发点不变,无论是哪种文风怎样的故事都会与读者产生共鸣。至少对我来说这就很足够了。

    加油,我会继续关注你的作品。
  • 謝謝你又花這麼多時間回覆我問題阿!
    這問題果然是要問從頭看過的人,你的意見和鼓勵都收到了,謝謝!
    如同你所說的,如果要忠實呈現旅行,就會連心情的改變甚至旅行有多無聊都寫進去,
    或許我不太擅長去蕪存菁,尤其在部落格上發表文章很自由,所以就通通寫下來。
    這也是我遊記的問題吧,總歸來說,是旅程本身的問題,本來就不像小說高潮迭起。

    請繼續關注喔!
    我也會繼續完成後半段的旅程。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05/03 12:1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