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70946  

據說以前中國的門票是本國人與外國人分開計價的,不過後來所有票價統一了,當然是往高價統一,許多人負擔不起突然飛漲的門票,怨聲載道。不過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有些人開始另覓途徑,突破封鎖逃票。網路論壇上的逃票攻略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,只要輸入景點名稱再加上「逃票」這兩個關鍵字,最新最正確最詳盡的逃票攻略任君挑選。想當然耳,這種潛規突破了網路世界,在某些族群和區域間流傳,公然違法的行為幾乎成了次文化,一種乖乖付費反而有點愚蠢的氣氛自然生成。以敦煌為例,在月牙泉附近有兩間著名的青旅,翻開青旅的留言本便能輕鬆找到月牙泉的逃票攻略,房客們甚至直接在公布欄張貼逃票徵求,「徵,月牙泉逃票,凌晨三點集合。」諸如此類。

 

我的手機鬧鐘響了,房裡一片漆黑,我搖醒隔壁床的大目。

「嘿,你們確定要去逃票嘛?」

「有吧,現在幾點了?」

「兩點四十五分。」

大目戴上眼鏡,有點遲鈍地下床。我先去公用廁所盥洗等待他們。

 

前一天剛抵敦煌入住這個房間,就聽見大目在談論逃票的事,便決定加入他們的深夜行動。凌晨三點又幾分,大目和他的兩位女孩一起出現在大廳,除了和我同房的大目外,其他兩人是初次見面,後來不知從哪裡又冒出兩位女孩,形成一個不大不小的「逃票團」。

 

深夜裡,幾盞黃色的路燈守護寂靜的街。我們六人拆成兩組,攔了兩輛出租車,無須特別交代司機就明白我們的目的地,這顯然已是一門另類生意。從敦煌市區到月牙泉約20分鐘車程,夜裡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,只能靠沿路的指標辨識。出租車停在某個路口,眼前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小徑。

 

我們所擁有的是一份像藏寶圖般珍貴的手抄攻略,首先必須依照攻略找出起點,然後按部就班前進。為免於明目張膽,我們用最小的音量交談,最輕的腳步前進。手電筒青白色的光束穿透了冰冷的空氣,照出一條路,路的兩側是密密麻麻的樹林,我們走了進去,在樹林中發現一家大門深鎖的旅店,門上掛著不該散發出詭異氣息的紅燈籠。老實說,我們沒人有把握說明自己的方位,一來因為攻略上並沒有記載這家旅店,二來我們對月牙泉周遭的地形全無概念,雖然曾嘗試用手機定位,不過顯示的結果只是一片沙漠,沙漠裡哪來的路。

 

在黑暗裡待久了,視野並沒有因為適應黑暗而變廣變深,只能如瞎子摸象般推測周遭全貌。光是這片樹林,就把我們折騰了快一個小時,同樣的路不曉得來回走了幾遍。在未知的漆黑中探索是一件可怕的事,任何風吹草動都教人發毛,當手電筒的光束撞上的不知名的物體時,總令人倒吸一口氣。我們好像經過了驢舍,驚擾了睡夢中的驢,聽見了牠們的呼吸聲,還有脖子上叮叮作響的鈴鐺。

 

穿出樹林以後,光束無意間掃過一片鐵線圍籬,停留在應該是山丘的地方,會說是山丘,線索來自那若隱若現的稜線。如果沒有眼花,那想必就是月牙泉的腹地了。我點亮智慧型手機的閃燈協助搜索,不過這片圍籬範圍之大,根本找不到盡頭,其高度也不像是能輕易征服的。

 

「省點電吧,待回還用得上。」大目的朋友小倩對我說。於是我把閃燈光上,並順手轉換到最省電的飛航模式。

 

根據攻略上的線索,我們來到一塊疑似停車場的空地,大目率先衝到最前面,發現鐵皮圍欄上有一個破口,便以手勢招呼我們過去。這扭曲的破口顯然是外力造成的,是前人留下的痕跡,我們一個接著一個鑽進去,腳下的水泥地瞬間變成了沙。

 

就在這時候,左手邊不遠處的平房亮了燈,一個剪影從裡頭飄出來,手拿探照燈朝這裡掃射。

「趕緊把手電筒關上。」其中一位女孩喊道。下一秒鐘,六人不約而同拔腿就跑。

 

在沙地上跑起來特別吃力,我們頭也不回地拼命往未知的前方衝刺,跑到身子暖了,腿也軟了才停下來。回頭一看才發現我們跑了好長一段距離,那人消失了,只剩下點了燈的平房,天亮以後我們才知道那是售票亭。

 

如同先前所言,逃票在這簡直是朝聖般的活動,早已有人捷足先登進入園區且攻上山頭了,他們大剌剌地使用手電筒,成了無心插柳的燈塔,指引我們前進。沙坡非常頑固,每走一步就深陷一次,好像會吸收體能似地,必須時常停下來休息才行。約莫經過半個鐘頭,終於來到一個至高點,我一口氣倒進沙地裡,等待其他人上來會合,身邊有除了大陸人還有香港人、日本人,甚至美國人,原來這是一個不分國籍的逃票嘉年華。

 

從這裡往下望,就在剛才那平房的對角線延伸處,猶如星光的燈火等距離排列著,圍出一彎弦月的形狀。我問了旁邊的陌生人:「所以我們進來了嗎?」

「早就進來了,從你踏上沙子的那一刻。」

「所以底下的就是月牙泉囉?」

「是阿。」

「所以我們逃票成功囉?」

「當然。」

P1070874

 

 

越來越多人巡著同樣路線登上這塊小小的平面,越接近天亮就越聒噪,有的人拿出零食開始野餐,有的人正準備攝影器材。日出前的微光提前點亮了視線,這才發現我們左方、右方、後方,是一層一層起伏連綿的巨大沙體,這就是環抱月牙泉的鳴沙山,因為沙子很細,風吹沙動成響而得名,據說這沙子連電子儀器的縫隙都鑽得進去,也幸虧它那麼細,我們才有一張柔軟的床、細緻的座椅。令人驚奇的是,連續好幾座沙丘上都聚滿了人,他們大概是順著像蛇一樣扭曲的山脊被非分配到不同的山頭,我嘗試計算人數,大概一百有餘,若以一張全票120人民幣計算,金額遠超過一萬元人民幣,要說我們是龐大的犯罪集團也不為過。

P1070901

 

日出的奇光幻影是整個逃票活動的高潮,極遠處的地平線像是用尺畫出來的筆直,切割了天和地。太陽並非無預警地出現,他先是把天空染紅,把雲染紫,才心滿意足地登場。這邊的世界跟著亮了,沙子是灰的,天是藍的,月牙泉的水是綠的,底下的駱駝隊伍像螞蟻般細細地移動,我們總算看清楚一切,在山頂上歡呼。

 P1070909

P1070943

天亮以後,我試圖還原昨夜摸黑走過的路線,發現了鑽過的鐵皮,經過的驢舍和旅店,它們的相對位置如此簡單,但沒有光,竟變得如此複雜。

 

人群漸漸散去後,我們朝對岸更高的山頂移動,在其他夥伴的慫恿下,我從那落差至少有十層樓的沙丘側身滾到谷底,好長一陣天旋地轉,眼睛、鼻孔、耳朵都進滿沙,幾乎要把剛才吃的零食都吐了出來。

P1070939

 

我站在谷底仰首大喊:「你們別動,我幫你們拍張照吧。」

可是當我把手伸進口袋時,竟發現裡頭空無一物!我的手機呢?我的手機呢!我感覺到自己的臉瞬間僵了,趕緊沿著滾下來的路線小心翼翼地攀爬,翻動表層的沙一再確認。說來奇怪,原本爬起來很吃力的坡竟變得格外輕鬆,那一刻我真正感覺到腎上腺素的作用,也真正體會到何謂大海撈針。

 

大目和小倩他們由上而下搜索,和我在中點會合時,小倩說:「撥電話試試看吧。」

「沒有用的,為了省電,我把它轉到飛航模式了。」我無奈地回應,情緒卡在哭笑不得的邊緣。

 

最後我的手機還有許多旅行資料、照片及這一路上認識的朋友是確定獻給鳴沙山了。說來諷刺,這或許是逃票的代價,但我寧可把它解讀成某種暗示,暗示這一路對手機的依賴幾乎壞了旅行的步調。在廈門的中山路、西安的回民街、蘭州的白塔山、甚至敦煌的沙洲夜市,都有我站在路邊變成「低頭族」的身影。少了手機雖然遺憾,但這樣也好,旅行至此又是新的開始,我只好這樣想。

P1070976

 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lovelybi(loveamei)
  • 好生動的文字!!好喜歡這篇!!
  • yeah~又見老讀者很開心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02/20 14:34 回覆

  • Wheir
  • 很喜歡你的文章哪~每篇都看的欲罷不能,好像身歷其境一樣!=)
    希望你接下來的旅途平安順遂~逃票過程一切順利喔!XD
  • 你的愛慕者
  • 第一次聽到逃票, 好有趣喔!! 期待你更多的旅遊分享

  • 哈哈哈,愛慕者是怎麼回事?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10/05 16:3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