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70719  

和劉梟認識的過程甚是奇妙。那天中午我一個人在嘉峪關的街頭閒晃,走進鏡鐵市場裡吃了一碗涼粉又走出來,市場附近的人行道上一連擺了好幾桌彩券攤,一張桌子和幾張椅子就能夠營業的那種。我感覺到財神在向我招手,於是憑直覺挑了一攤坐下來,心想要是刮中大獎,旅行就能升級成豪華版或者走得更遠。

 

起先我選了一張10人民幣的彩券,用桌上的銅板把薄膜逐一刮開,沒有中獎。女老闆看我有點失望,便說:「這一系列只剩四張,前面沒什麼人中,大獎可能就藏在裡面。」

 

我想當個彩券攤的老闆肯定沒那麼容易,尤其那欲擒故縱的口氣簡直正中我的罩門,使我財迷心竅地掏錢刮了第二張,但還是沒中。這下可尷尬了,連續兩張沒中並沒有讓我死心,反而更相信剩下三張必有大獎。這時候來了一位也想試試手氣的青年,他在挑選彩券時我忍不住插了嘴說:「這系列我剛剛刮了兩張都沒中,剩下最後三張,你試試看嘛!」會這麼做完全是想知道財神是否曾打算眷顧我。想不到青年真的聽了建議,一口氣買下剩下三張。我覺得我也可以來擺攤了!

 

結果隨著薄膜慢慢消失而揭曉,那三張彩券中只有一張刮出了等值的獎金,而說好的大獎根本沒有現身。不過那青年倒是豪爽,沒有埋怨或責怪,我們因為幾張彩券成了朋友,最後還變成一起逃票的夥伴。這個人就是劉梟,沒有他,我還不知道做壞事這麼過癮。

 

劉梟這名字聽來霸氣,不過卻是身高比我小一個頭,年僅23歲,充滿活力的社會新人。他從深圳來嘉峪關出差,剛和同事吃完飯,路過彩券攤便坐了下,然後遇見了我。劉梟得知我想去嘉峪關城樓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便主動加入了。出發前我們達成一個共識,只在遠處看看城樓就好,畢竟彩券令我們「損失慘重」。

 

可惜這如意算盤不算如意,我們來到售票口才發現根本連城樓的屋頂都看不到。但我們誰也不想花120人民幣入場,所以只參觀了免費附設的「長城博物館」便準備離開。


長城博物館的正面有一條足夠遊覽車通行的石板道路,道路和高大的長城土牆間是專用停車場,而土牆的另一邊便是嘉峪關城樓的收費區域了。我們沿著石板道路望牆興嘆,不知不覺來到城樓的正門邊,這裡設了幾個驗票閘口,驗票員的位置正好背對入口,這狀況使我們動了逃票的念頭。

 

「你有逃過票嘛?」劉梟問我。

我仔細回想。沒有,我說。怎麼可能有,在台灣哪有這種機會。於是開啟了人生第一次的逃票歷險。

 

首先我們觀察了周遭形勢。距城門約10公尺處有座寫著「萬里長城-嘉峪關」的石碑,觀光客通常會在此留影,我們打算趁著觀光客聚集,驗票員不注意時,偷偷溜進去。可惜這舉動驗票員早已看在眼裡,當我們慢步潛移到城門附近準備無聲衝刺時,立刻被他的哨聲逮個正著。我們趕緊向驗票員裝傻,假裝無知,再假裝老實地走進旁邊的紀念品店。

P1070702

「怎麼辦,我覺得他盯上我們了。」我有點不安,總覺得在紀念品店內也能感覺到驗票員的視線。
「沒事。你看,陸續有旅行團來了,等驗票員忙到沒閒功夫招呼我們,就是衝進去的時候。」

「我們要不要交換一下衣服,偽裝一下。」我提議。

「拜託,像這樣一高一矮的組合這裡還有別人嘛?」

 

再度回到方才那個石碑,我們試圖偽裝成拍照的觀光客,然而這次絕非我心裡有鬼,驗票員確實盯上我們了,連劉梟也漸漸這麼覺得。更糟的是,旅行團一來,又加派了另一個驗票員,等於又多出一雙眼睛,眼看機會渺茫,我們終於決定放棄。

 

不過按劉梟血氣方剛的個性才不會因此死心咧,他帶著我離開驗票處,沿著停車場旁的土牆尋找其他方法,要翻過這道比我們高出一倍有餘的牆可能和登天差不多難,土牆上有扇鐵門,讓我想起《楚門的世界》裡天空上的那一扇,只不過這扇門是鎖著的,看不見外面的世界。

 

走著走著到了土牆盡頭,但盡頭就是盡頭,像死胡同一樣沈默不語,然而仔細瞧這牆腳卻有玄機,我們在轉角處發現一個狗洞大小的開口,是城牆和小水溝所構成的微妙空隙。劉梟觀察那空隙一會,突然把身上的贅物都交給我,然後說:「我鑽過去試試看。」接著就像條狗一樣,縮起身子鑽了進去,消失在我的視線裡。

 

不久後,城牆的另一邊傳來劉梟的聲音,「張同學,進來了!進來了!你也快點鑽過來。」天阿,我做夢也沒想到會來嘉峪關鑽狗洞。這次換我把所有東西連同自己的背包從洞裡遞給劉梟,委身鑽了進去,由於我的個子比劉梟高出許多,無法像他那樣靈活,鑽到一半屁股蹬地,弄得一身濕。

 

城牆的另一邊是一片空蕩蕩的戈壁,彷彿來到一個被遺忘的世界。我們爬上土坡,瞧見遠處的城樓鑽出頭來,才確認自己成功進來了。

 

想不到逃票竟如此容易,若省略剛才和驗票員諜對諜的過程,只要知道門路,根本是蛋糕一塊。話雖如此,但我們仍保持警覺,因為這片毫無遮蔽的荒漠上除了我們不見其他人影。偏偏在這時候,剛才那扇鎖著的鐵門有了動靜,一輛休旅車無預警地開了進來,停在門邊似乎沒打算熄火的樣子,車子吐出一位戴著墨鏡的男駕駛,好像看見了我們,又好像沒看見,那遮住大半張臉的墨鏡教人緊張兮兮。

P1070704

 

這突發狀況令人措手不及,我和劉梟根本不敢亂動,只怕一動只會更加醒目。所幸這凝結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太久,這男子大概不是管事的,他只是下車把鐵門關上就開著車子揚長而去,不知去了哪裡。那時我終於明白,壞事人人會做,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強健的心理素質。

 

順利翻越城牆後,剩下的部份簡單多了,只需朝標地物前進即可。第一次走在戈壁上,我旋轉環顧四周無際的景色,彷彿身處一片固態的土黃色的海,海天交界的地平線上漂著的山脈像島嶼,劉梟說那就是祈連山,幾天前他去了山上的廠房,那裡冷到穿了好幾件大衣仍不停打顫。從這兒看去,那山脈不若想像中高聳,可見距離之遠與黃土之闊了。那些細地看不見的沙被風攫起,乘著風尋找降落之地,有一部份落在城樓的斜頂、屋椽、窗櫺,成了城樓天然地偽裝,剩下的部份被風帶走,去更遠處。

P1070712

 

我們大搖大擺地靠近城樓的後門,這裡形式上設了兩位工作人員,跨進城門那瞬間,我自覺做賊心虛地一直找劉梟說話,唯有這樣才能掩飾我不安的神情,然而他們幾乎不檢查遊客的票,這其實不難理解,因為能夠從後門出來的人也等於通過前門的把關了阿,不過當然也有例外,那就是我們,已經在城裡的我們阿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JJ
  • 雖然過程短短,但也看的我心驚膽跳~~好刺激啊!!
  • 哈哈哈,不要太入戲啦!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02/16 00:10 回覆

  • travellerko
  • 天無絕人之路哈哈哈!期待逃票記二三四五..... XD
    被你披露之後這個洞會不會被補起來啊?希望不會。XD
  • 二真的來了!
    我比較擔心自己被捕起來

    張瑞夫 於 2013/02/16 00:1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