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國,清邁,2010年6月11日~2010年6月14日

   

聯絡清萊與清邁的車班頻繁,無論何時到車站都無需等待太久。車程大約只需三個鐘頭。

許多台灣人知道清邁這個地方,可能跟鄧麗君有關,就連住在隔壁的台灣姊弟檔(約40歲)都特地問我:「你去看鄧麗君生前住的飯店了嗎?」要不是他們提醒我,我還真忘了有這件事,當年鄧麗君就是在清邁氣喘發作而辭世的。我想起小時候第一次跟老爸到清邁旅遊,好像確實有參觀鄧麗君飯店的行程,沒想到竟然成了觀光景點之一。

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清邁,十多年前的記憶只留下一些片段,我對新舊城區之間那道高聳的土紅色城牆一點印象也沒有。唯一記得的大概只剩團體行程必遊的清邁夜市,因為那裡的紀念品十年不變,大象雕飾、樹皮筆記本、民族風娃娃、錫製水杯等,當時感興趣的東西現在看來都有些滑稽。沒有改變的還有那喧騰的氣氛,似乎比印象中更熱鬧一點。

我打了通電話給老爸,告訴他我又來到清邁夜市了,問他還記不記得這裡。他當然還記得,況且我真正的用意也不是為了喚醒他的記憶。

 

清邁夜市光是飲食廣場就比整個清萊夜市還大,千百種選擇令我眼花撩亂。熱炒區的火爐噴出陣陣火光,一道道熱騰騰的海鮮大餐被送出來,好想把巨大的蟹螯搶下來吃。

當天飲食廣場的中央架了一個巨型螢幕,原來正好是世足賽的第一天。天降細雨的緣故,大螢幕沒有成功聚集人潮。我雖然不特別著迷於足球(只有世足賽時會變成湊熱鬧的一月球迷),還是留下來與其他人一同歡呼。開幕戰是南非對墨西哥,兩支隊伍對我而言都很陌生,若沒有特別支持的一方,自然少了一點刺激的感覺,我在雨勢變得有點惱人時離去,沒把比賽看完。

往後的幾天,世界盃的狂熱延燒到泰國所有的觀光區,每間酒吧門口都寫著當日的轉播賽程,電視螢幕一間比一間大。無論白天或晚上,憑著酒吧突然爆出的歡呼聲,就知道某支隊伍又得分了。我喜歡世界盃引發的狂熱氣氛,帶來超越語言和國籍的凝聚力。

 

到了假日,更具張力的市集活動到來。由每週五的小市集拉開序幕,週六、日,更大型的市集在貫穿古城區中央的十字大路上展開,規模大概僅次曼谷的札都甲市集(Chatuchak Weekend Market)。舉辦市集時,車輛淨空,以十字路的中心點做切割,有組織地分成四個區域,工作人員以四個色系的Polo衫做區隔,除了方便管理,也能避免旅客暈頭轉向。市集裡新舊雜貨、手工商品、飲食攤位一應俱全,可惜我幾乎都帶不走。

人潮從黃昏到入夜漸漸湧現,除了旅客仍以當地居民為主。我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完四分之一,星期六逛不完,隔天我又興奮地再次報到。

這類型的市集,讓我想起小時候每週在家附近河堤旁的夜市,尤其炎炎夏日裡,逛夜市幾乎成了晚上最消暑的活動。那些攤販像巡迴演出的馬戲團,每天在不同地點擺攤,吸引街坊巷尾的人潮,成了小型嘉年華。可惜在台北幾乎看不見了,剩下士林、饒河街這類定點型的夜市,而不是叫不出名字的那種流動夜市。在清邁有機會再次體驗類似的氣氛,令我非常懷念。

P1200036.JPG
 

如果把曼谷比喻為東京,那清邁就充當京都好了。比起曼谷的高度都市化,清邁整體而言保有悠閒寧靜,尤其穿過城牆進入舊城區後,車水馬龍都被隔絕在外。我喜歡舊城區多過新城區,所以每天離開旅館,雙腳便自動往古城區導航,區域裡的道路呈現棋盤格狀,我幾乎把每條都走過一遍,沿城郭繞了一圈。歷史悠久的寺廟錯落其中,查狄朗寺( Wat chedi Luang)巨大的佛塔遺跡令人印象深刻。

P1200003.JPG
  

我在一間小寺廟駐足,深入小徑,後院別有洞天。一整座巨大的池塘開滿夏荷,荷葉鋪滿池面,閃爍綠悠悠的波光。大池塘中央有座小亭,兩位沙彌正在讀書,我走過和他們問好。兩人看上去都未滿二十,其中一位個性靦腆,另一位則相對大方,我和他聊了起來。

P1200019.JPG

 

P1200018.JPG
這位沙彌在為待會的英文課做準備。我借了他手上的教材,是一篇英語會話,標題為:在紅色卡車上(In a red truck.),情境是:動物園前,一位汗水淋漓的西方背包客在卡車上與一位和尚相遇。

我說:「不如我充當對話裡的背包客吧?」

沙彌點點頭,英語對話練習開始。

 

和尚:今天好熱呀!

西方背包客:是呀,我快融化了。你說英文!(驚訝貌)

和尚:是的,一點點。你從哪裡來呢?

(西方背包客來自美國的西雅圖,兩人順勢聊到微軟創始於西雅圖這件事,西方人很訝異和尚略懂電腦。)

唸到一半,我說:「等等,『chant』是什麼意思呀?」

沙彌說:「就是我們每天要做的事呀。」他示範了一次,我立即明白是誦經的意思。他接著念:我是個大學生,需要電腦協助例如,發送電子郵件、資料搜尋、做報告等。

西方人:和尚也能上大學嘛?我都不知道耶!

(和尚說明了自己在”全和尚”的大學念書,主修英文與佛學。接著兩人很八股地聊到英文的重要性,和尚說他想將英文學好然後出國傳道。兩人都認同傳道不是件容易的事。結束!)

 P1200017.JPG

我感到驚訝,但不是因為和尚上大學這件事,而是會話中的用字比想像中來地困難。眼前這位年輕沙彌的英語流利,發音感覺也下過苦心,我抱著幫助他練習的心態簡直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了。

架在荷花池上的涼亭阻斷了炎夏的熱氣,我們在裡頭聊了許久,我向他請教有關冥想的訣竅。他認為冥想並非一味忽略旁騖,而是去抓住它們,經過判斷、認清後才放得下,否則相同的干擾只會反覆出現。我的腦袋裡浮現一件件東西落下的畫面,好像有點明白。

聽完,我笑著說:「嘿,我們現在就像課文一樣,你正在用英文傳道耶。」

和尚莞爾一笑。

「所以你應該也有電子信箱囉?」如果有,我就能將照片寄給他。

和尚指著荷花池旁的木屋說那是他們的宿舍,有電腦可以上網。我留下他的電子信箱,答應回國後寄照片給他。

原來課文也能如此真實,彷彿一篇預言,從踏進寺廟那一刻就落入預言裡。令我想到<紙牌的祕密>裡的情結。這本書,是我在澳洲打工度假時讀的。為了有一本能夠反覆咀嚼的書籍,我刻意挑了好讀的哲學故事。故事在說小男孩漢斯與父親前往哲學的故鄉希臘,找尋正在尋找自我的母親的歷程。旅途中,漢斯遇見了神祕的小矮人,得到了放大鏡並意外發現一本必須用放大鏡閱讀的小書,兩人邊旅行,小男孩邊用放大鏡閱讀小書,奇妙的是,故事情結和小書虛實交會,冥冥之中似乎有股力量牽引著兩人朝母親的方向,一步步揭開既定的宿命。整本書像部公路電影,頗具旅行感。

書中有句話我很喜歡:「看透命運的人必須承受命運的折磨。」經過這些日子的旅行,我覺得把它換成「看透旅行的人必須承受旅行的折磨。」或許也成立吧!

我向年輕沙彌告別,走出課文的預言。雖然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裡,但旅行總是茫茫未知卻又充滿驚喜,或許真有什麼力量在指引我前進也說不定。

創作者介紹

四 面 環 海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Joanne
  • 我覺得去清萊旅遊感覺還是比較自然,不知為何我覺得清邁越來越有種都市化的感覺了...
  • 是呀,比起多年前我也這樣覺得,不過舊城區還算舒適,不會喧鬧。

    張瑞夫 於 2011/10/19 11:32 回覆

  • traveler
  • 看透旅行的人必須承受旅行的折磨。
    貪戀未知的欣喜於是你享受那折磨。
  • 怎麼聽起來很自虐!?

    張瑞夫 於 2011/10/23 11:51 回覆

  • diego79348
  • 今年七月時,我也有走進去這間寺廟參觀~~
    也有位和尚來跟我聊天....但沒聊幾句~~
  • 這麼巧!是照片中的那間是廟嘛?

    張瑞夫 於 2011/10/23 11:52 回覆

  • traveler
  • 會嗎? 你最後一段不是這個意思嗎?
  • 大概是這個意思沒錯,
    但有時候舒舒服服的旅行也挺好的。

    張瑞夫 於 2011/10/23 23:59 回覆

  • traveler
  • 舒舒服服的旅行?
    聽起來不太像你.
    也許舒舒服服是指心情上的.
    如果只是貪圖舒適,應該只會
    去不管是語言交通或是其他
    條件都便利的國家.
  • 大概是因為最近剛從日本回來,覺得那裡很舒服,
    所以如果有充足的預算,其實舒服的旅行更能放鬆身心啦!
    長期旅行就另當別論了,很難不為旅費斤斤計較。

    張瑞夫 於 2011/10/24 00:59 回覆

  • traveler
  • 日本的確是什麼多方便.
    有漢字,吃飯有時候也不
    用開口直接用機器買食券
    就好了.適合旅行的國度.
    沒什麼需要操心的.
  • traveler
  • 是都方便啦.

    你也可寫一下日本行阿.
  • 唉呀~讓我想想!

    張瑞夫 於 2011/10/30 12:50 回覆

  • blxiaobai
  • 感觉日本适合刚出国门的背包客们,因为各方面都很方便,人的素质也普遍较高,安全做事也细腻,似乎已经成了标杆的存在,对老外来说各地文化差别不是特别大,很容易让人舒心。但是其实往往是缺少一种碰撞的复杂和精彩,一切都是能在预料当中的,按计划进行的旅程,似乎不容易写出十分精彩的文章,最后很容易就变成流水账。
    虽然在发展中国家旅行似乎总是些糟心事,但是往往这就是时代衍变的体现,就会发现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,进而学会尊重不同的文化和意识形态,主动寻找并发现美好的存在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