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011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我在達蘭沙拉享受著難得的平靜。走在街道上,沒有騙子或掮客前來騷擾,喇叭聲不再不絕於耳,空氣中偶然飄過一陣藏香的味道,成了來到這裡的人的集體記憶。

每天早上都八點起床搶在供水時間內洗澡,洗完澡後一身清爽、睡意消散,於是開始把重要的東西都丟到我的小腰包裡,其中包括一直讀不完的<在恆河裡蝶泳>還有隨時解饞的小餅乾,當然最親愛的旅伴LX3相機也隨時在身邊。

剛到達蘭沙拉的幾天,天空的雲層有些厚實,不過卻未達降雨的臨界。早起不見陽光,反而增添了原有的涼意。遠處的天空經常飄著陰霾,絲質般的黑色薄霧輕輕地罩著山頭。難得天氣好時,空氣相對乾爽,太陽驅散雲霧,將原本灰色天空變成了的淡淡的藍白色,山林的綠特別飽和,然而最令人感動的是極目之處的風景。在陽光的照耀下,山巒的稜線更加銳利,層巒交疊的最深處好不容易露臉的山頭還佈滿未融的白雪,堆積在沒有植被的黑色岩塊表面,像篩落的糖霜,使山峰看來更有稜有角。眼前的這片雪山正是喜瑪拉雅山系的延伸,自從離開尼泊爾後就不曾看過這樣的景色了。

P1160066.JPG
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P1160115.JPG

每當有人問起我為什麼想來達蘭沙拉,我總是回答他們因為這躺旅程不去成西藏,所以達蘭沙拉或許是種補償,接著後面補充一句,而且在這裡有機會見到達賴喇嘛。後來我才知道,這樣的答案不只是我一個人的企求,在達蘭沙拉裡居住的藏人們,也都跟我有一樣的答案,只是順序要交換一下,他們最大的目的都是想見達賴喇嘛。

 

我搬進一間雙人房和韓國室友根夏共住,分攤下來每人每天只要50盧比(約40台幣), 費用是原來的一半。雖說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金額,但比來就是這裡住兩晚,別的地方只能住一晚的差別,光這樣想就覺得差很多。

我在這間藏人經營的賓館中擁有一間獨立的房間,兩張乾淨的單人床、小邊桌和用不著的風扇,窗戶正對隔壁棟的牆面,沒有景觀。比較可惜的是,達蘭沙拉正處缺水的季節,賓館限水的機制運作中,每天只有早上七點到九點可以淋浴,唯一的熱水淋浴間扣著鎖頭,上面貼著「熱水淋浴每次10盧比,鑰匙請洽櫃檯,使用後記得鎖上並將鑰匙歸還。」的公告,不過老闆從沒跟我收過淋浴費用。由於熱水淋浴經常需要排隊,大多時候我選擇咬著牙在早晨的低溫中快速完成冷水澡,或者偷懶單單擦拭身體而已。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 


達蘭沙拉的清晨有著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涼意,能感覺得出是山林雲霧散去後留下的冰涼。小巴士站是個有機體,跟隨著天色一起醒來,七點過後開始有車班進進出出,司機跟助手忙著把行李堆到巴士車頂,小販開門營業。

Tony比我早醒來,沒過多久我也停止賴床,從睡袋裡鑽出來。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  • Nov 16 Tue 2010 23:04
  • 最近

最近板主的寫作遇到瓶頸。(證明了之前都沒有多的存檔,現在才沒東西po)

不管是情緒上的、工作上的、人際上的,

都經歷一些混亂,幸好這些混亂都有趨於緩和的跡象,

也因為經歷那些事情,讓我真正體認到原來生活的瑣事可以影響一個人至極。

 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 

印度,達蘭沙拉,2010年4月19日2010年5月6日

 

我們決定分開走,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路線不同。我決定往北去達蘭沙拉,洋平還沒決定好,但他似乎想先離開令他久病纏身的印度,或許是去尼泊爾。我覺得那樣很好,尼泊爾的確是個實際又可行的選擇。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既然不學瑜伽了,繼續待在瑞詩凱斯也無所事事,所以我開始計畫離開這裡,但下一個地點是哪裡很難決定。我和洋平幾乎整天泡在咖啡店裡,翻著別人留下的Lonely Planet、Rough guide還有我自己的旅遊書,把旅行版圖越做越大。在地圖上任意天馬行空是免費的,所以我們偉大的藍圖越講越誇張。洋平有一次甚至告訴我,他想提早離開印度,先去埃及再去南美洲,這和他原本的計畫相差太多,我當下真想把他搖醒。

最後評估了巴士的路線、時間及金額,我決定要去北邊的達蘭沙拉(Dharamsala),那裡是現今西藏成立流亡政府的據點,這趟旅程去不了西藏,挑個充滿西藏風情的小鎮或許能彌補心中小小的遺憾,而且幸運的話,還有機會可以見到達賴喇嘛。

 

離開瑞詩凱斯之前,說什麼也得到吊橋的另一邊看看。後來的幾天人潮變少了,吊橋的管制好像也撤除了。我一個人漫步到這橋頭,總算能順利過橋真是可喜可賀。

長長的吊橋即使明顯超載了仍非常平穩,腳下就是寬闊的河面,淡綠色的恆河在下頭快速流動,我看見一頭牛的屍體順著河水往下游飄去,這麼龐大的物體到底是自然死亡的還是目的性的死亡,為什麼完完整整地在河面上漂浮,真令人匪夷所思。偶爾,有幾支泛舟的隊伍經過,不過河川還算平穩,看起來有些乏味。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