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見美琪.
他像個算命師.把每個人觀察的徹徹底底.
在旁邊又驚嘆又怕輪到自己.(連我害怕輪到自己都被她發現了)
所以叫我先說說自己.她再說說她的觀察
我同意他對我的觀察.好像她就在小組會議旁一直看著一樣

張瑞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